思路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缘 > 第812章 不速之客

第812章 不速之客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www.silukexs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两人吡牙咧嘴的模样,艾伦伸手在两人身上又是重重一拍。这一拍又把两人拍得痛叫一声,但一股频率奇特的源力却如潮水般冲过两人全身,贝尔摩德和哈勃同时张嘴喷出一小口血雾。这口血雾很小,但血色近黑。喷出这口血雾后,两人均感呼啸顺畅了不少。

    “你们休息下,我到处转转。”艾伦那一拍用源力震动他们的体内器官,将积聚在两人体内的一些淤血给逼了出来,有助他们恢复自己的伤势。现在药剂的药性开始化开,顺着他们的血液流往全身。药性最初阶段的效果最好,这时候需要他们有意识地引导源力去激药性,以达到迅恢复的目的。

    两人均静坐休整,艾伦则提刀朝卡琳脱去的方向走去。他倒不是要去追杀,只是有必要建立一道防线。峡谷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伊甸园这颗星球也未必如名字般那么美丽。或者说,在那美丽的背后,总会有一些致命的东西。

    不管什么样的星球都会有危险的生物,越是进化程度高的星球越是如此。像伊甸园这种级行星,危险种的级别比地球只高不低。虽说现在能够威胁到艾伦的危险种还真不多,除非是像凛霜星地心中碰到的大地之母,那种星球内部的霸主,级危险种中的级危险种,才会对艾伦形成致命的威胁。

    至于这条峡谷,艾伦能够隐约感应到几股狂野强大的气息,不过这些气息均在极远之地。想来也不会突然袭击这里,但防范那些巨型木虫,或者其它峡谷生物还是必要的。他不惧,可贝尔摩德两在在休养中,这个时候还是别让他们受到打扰的好。

    设置防线的过程很简单,艾伦以贝尔摩德两人所在地为原点,取百径半米之处,用血隐往地上随意一挥,留下道刀痕。然后沿着这个距离走动,相隔四五米又是一刀。就这样,他绕着原点转了圈,便划出一条半圆状的警戒线来。那些留在地面的刀痕均残留着他的气息,危险生物会敏锐感应到这些气息,从而进行比较和判断。

    聪明的家伙会远离,因为艾伦残留的气息里带着它们不敢冲撞的杀意。当然也会有愚蠢些的,例如一头浑身长刺的恶犬。在艾伦为这道警戒线划下最后一刀时,它从前方一道石条上跳了下来,朝着艾伦的方向示威性地展开它身上所有硬刺。这是头犬型生物,和地球的犬科生物有所区别的是,它身上长满如同豪猪般的硬刺。

    这些刺既可以防御,需要的时候能够射出去,成为这种刺犬的天然武器。刺犬不是强大的危险种,它们唯一麻烦之处在于数量。群居这种习性倒有点像狼,不过刺犬的队伍一向不会庞大,从联邦的资料记载里可以看到,这些生物至多只会三五只呆在一起。

    它们身上的刺既防御天敌,也让同胞无法接近。

    刺犬的智能不高,但野性十足。像这头刺犬,它那三角状的小眼满是凶光,从鼻吻中喷出道道热烟,后腿锯地,前端微伏,一付冲锋的准备动作。然后它就冲了过来,它冲过来的时候,艾伦犹如看到一颗暴走的海胆。他摇了摇头,心中想着刺犬的肉不知道是否美味,然后血隐轻若鸿毛般飘起,拍落。

    刺犬在短距离爆的度方面十分优秀,这种生物独特的肌肉和骨骼结构,让它们无须助跑,既可在几步中进入极。它们的极限度可以达到每小时八十公里左右,这种瞬间加的特长让它们逃过很多危机,也捕杀过诸多猎物。可今天面对艾伦,这种度优势却荡然无存。

    这头仍在冲锋途中的恶犬,忽如被一座无形的山压到般,身体猛的一沉,然后扑到地上。接着则是一阵骨骼粉碎的声音,片刻后它已经爬不起来。身上那些硬刺还大张着,却从里面不断淌出血来。

    艾伦刚干掉这头恶犬,又有两三头体型相近的刺犬从山阴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同胞的死非但警告不了它们,反而激起这些生物的凶性。峡谷中响起一阵野性的咆哮,然后是几声沉闷的声音,最后咆哮很快变成了呻吟。声音的变化,向那些聪明的家伙们展现了一出捕猎不成反被猎杀的戏码,于是那些本来想尝试冲击警戒线的家伙,现在全部退回最隐蔽的地方去。

    思感还浑浑噩噩的时候,哈勃猛的睁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不远处亮着团明亮的火光,无数纷飞的火星飘往上空,宛若星辰倒悬。只是加图人对美丽的事物全无欣赏之意,更吸引他的绝不是那些如梦似幻的火星,而是一股散着诱人香气的味道,它让加图人的肚子咕咕作响。体内所有器官都在提醒着哈勃,他该吃东西了。

    贝尔摩德也醒了过来,同样闻到那股肉香。却比哈勃克制得多,至少没有嘴边流涎。他站了起来,走到篝火旁。篝火堆散落着一地硬刺,长长短短足有数百根。不远处则是几具骨架,从骨架的结构以及这地上一堆硬刺,贝尔摩德很容易就在脑海里勾勒出刺犬的画面来。

    总共有四具骨架,至于从它们身上剥离下来的肉,则被艾伦平铺在烧红的石头上烤着。艾伦用大大小小的碎石垒在一起,中间则堆着枯木,枯木被火焰点燃,火焰和热浪则被收拢在这个石垒中。石垒的表面温度很高,受热平均。狗肉摊在上面,脂肪给烤得不断冒油。

    艾伦不时翻动肉片,让它们不至烤焦。看到两人醒来,笑道:“你们真会挑时候,尝尝这自己送上门来的野味吧。”

    “就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吃。”他补充了一句。

    阴影如山,哈勃已经走到火边,伸手朝石垒上捉起几块烤肉。使劲吹了吹后就扔到嘴里大嚼,顿时从牙缝里不断挤出油来。他别嚼别道:“我什么都能吃,当年给瓦沙克手下的九牙追杀时,老子连树根都吃过。就算这种东西有毒,也毒不死我。噢,它们还真香。”

    贝尔摩德也揭起一片,却不似哈勃那么猴急。让夜风冷动了烤肉本身的高温后,才放到嘴里嚼动。刺犬身上的脂肪不多,但它们的肉纤维很细,即使是精肉,吃起来也弹性十足。烤熟之后下肚,也是一种美味。艾伦看两人都吃起来,也不客气,自己挑起一片尝了尝,只觉味道还不错。

    边吃着,他说:“这让我想起在地表生活的时候,那时候可没有什么面包。每天太阳升起,就得狩猎。要是猎不到东西,那就得挨饿了。”

    “听说回忆是老了的证明,少爷,你看上去可不老呀。”贝尔摩德开始消灭第二块烤肉。

    艾伦摇了摇头:“回忆是为了让自己仅记,我是沿着一条什么样的路走过来,而这条路,又将该如何走下去。”

    哈勃大手一抄,直接把几块还在流油的烤肉丢进嘴里:“什么走过来走下去的,哪有这么复杂。对我来说,我的终点肯定有瓦沙克那个混蛋。只有干掉他,终点才会变成新的起点。”

    艾伦和贝尔摩德互视了一眼,后者叹道:“难得我们的大块头先生说出这么充满哲理的话,嘿。可惜这里没酒,否则得为这话喝一杯。”

    听到酒,哈勃眼睛都亮起来:“我们明天就回去,然后我要在酒桶里泡上三天!”

    艾伦扶额道:“只怕我们没有那么大的桶。”

    然后三人就笑了起来。

    笑声有些匆促的停止,哈勃是嘴里塞进了更多的东西。四条刺犬的肉量,这大块头几乎吃掉了一条半,而胃口则仍然深不见底。艾伦和贝尔摩德却是若有所感,贝尔摩德要站起来,却给艾伦按住。然后他朝阴影的某个方向道:“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藏着了,我都听见你肚子打鼓的声音了。”

    这时候哈勃才知有不之客到了,但对方没有引起他的反应,想必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于是哈勃继续着自己的大餐。加图人的心思,很多时候都这么简单。

    阴影里响起一阵细碎的声音,像风吹动的石子滚过地面出的轻响,然后火光里就渐渐出现两道身影。一道狂野性感,另一道娇小灵动。

    艾伦微讶,道:“是你们?”

    从阴影中走出的两人均是女性,走在前面的是手拖巨剑的萝拉,后面那个则是塔丽科娃。萝拉脸上逸出微笑,塔丽科娃则鼓着腮帮子像在赌气。

    “你的耳朵倒灵通,隔了这么远,还听到塔丽科娃肚子打鼓的声音。”萝拉笑嘻嘻地说。

    后面的少女露出两颗尖牙叫道:“我肚子饿有错吗?”

    艾伦一笑,道:“我们这里还有吃的,要不要来一些?”

    塔丽科娃咽了咽口水,努力制止着自己朝那些烤肉扑过去的冲动,却从双腿外侧抽出一对短刃道:“闭嘴,人类。休想用美食诱惑我,我……我可是来找你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