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撩倒撒旦冷殿下 > 第1898章 1857:诡异的阴谋!

第1898章 1857:诡异的阴谋!

作者:晨光熹微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www.silukexs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刚踏至客厅,就听见一种极其怪异的声音。

    阮随心不由心生警惕,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了过去。

    就看到管家爷爷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嘴巴被什么东西给塞住了,传出呜咽声来。

    看到阮随心来了,管家爷爷声音更激烈了,一双瞳孔,瞪得老大。

    那里面透露着,让她赶紧离开的讯息。

    阮随心眉头紧锁的走过去,打算将他嘴巴里的东西给扯出来,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

    就听见楼梯处传来脚步声。

    殷珏唇角带笑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你来了。”

    阮随心皱眉道:“你没事把管家爷爷绑起来做什么?”“这事儿不奈我,都说好了,让家里所有佣人都放假回家,今晚家里不必留人,这老不死的非得留下,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他都看见了,留他一命,也是看多年情分了

    。”

    “呵呵,就你,还情分?谁特么跟你感情深,情分高,谁特么倒霉好吗!”

    “嗯,谢谢夸奖~!”

    “滚犊子的!”

    “你迟到了,五分钟时间……”

    “然后呢?”

    “五分钟,可以让我脑子里,升出无数种想法来。”

    “殷珏,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耍花招的。”

    “我能对你耍出什么花招来,这世上,也就在你和殷琉璃手中,我能堪称是个手下败将了,别人在我手中,如同蝼蚁一般。”今晚,你们也要不例外了。

    一次性的,玩点高级的吧!

    殷珏眸中开始散发出炽热的光芒来,对今晚的事情,充满了期待一般。

    阮随心心底,忽而就有些不安了起来。

    直觉告诉她,现在跑估计都已经来不及了……唯有,硬着头皮上了。

    殷珏如果真活不了了,到死都没有悔悟,没有丝毫醒悟,还想继续作死。

    那么,今天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他绝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殷珏,你到底想做什么?”

    “带你去做,答应你的事情啊。”

    “我不信。”

    “你既然不信,又为何会来?”

    “……”脑抽了呗,居然信了殷珏鬼话,会真的以为,他快死了,所以愿意将他藏了多年的厉流香,交还给殷琉璃。

    她来代收。

    可光凭此刻的感觉,就觉得不对劲了。

    却后悔都来不及了。

    唯有硬着头皮道:“她人呢?在哪?”

    “自然在她的房间里……”

    尼玛,那房间都隔离你了,你还好意思进去。

    阮随心昂着脑袋,漫不经心道:“带我去看看吧。”

    “很好,欣赏你神一般的勇气。”

    凭着阮随心的智商,此刻她绝对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却依旧能这么淡定自如的,表示要继续前行。

    光这份魄力,就无愧于她作为阮家人的后代了。

    殷珏是真的欣赏她,不是嘲讽,不是打趣。

    阮随心直接翻了个白眼道:“废话个什么,带我去便是。”

    只希望今晚的事情,不要将殷琉璃给牵扯进来。

    殷珏要教训她的话,她受点罪也就算了。

    还有,她小命可千万要保住,否则一不小心,就是一尸两命呐。

    她还没确认自己到底怀孕了没呢!

    总不能都没知道他来了,就跟着自己一起去了吧。

    她阮随心,才不要死得这么惨!

    挺了挺胸,阮随心跟在殷珏身后上了楼,今晚的殷家,还真是死一般的沉寂啊。

    寂静得都让人觉得陌生和可怕了。

    厉流香的房间里,阮随心看到了视频里的那个冰棺,里头的蓝色液体中,泡着厉流香的身体……跟视频里,简直一模一样。

    视频里,她眼睛是睁开的,而现在,她眼睛是闭着的。

    旁边的心电图播放台上,连清晰的看见,生命力的迹象。

    真的没死……却活得生不如死。

    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开始腐烂了,却依旧被泡在那蓝色的药水中。

    这么近距离看着,不止她身体,就连头部……额头那一块,都呈现出腐烂的迹象了,看起来极其可怖。

    阮随心的心都开始颤抖起来了。

    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殷珏……这世上能被你爱上的人,或者说,能跟你沾上边的人,都是可怜至极的人啊!”

    “那又如何?我没求任何人,跟我沾上边,那都是命运的安排!一切都是命罢了。”

    “嗯,是命,咱们摊开说吧,你今晚都是策划好的吧,接下来想怎么对付我?”

    殷珏淡淡道:“聪明,不过说实话,我虽然恨得你牙痒痒,但我今天目标,却不是你!”

    阮随心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道:“你是想打我家殷琉璃的主意?”

    “那不是你家的……殷琉璃,只属于他妈妈呢!他该做的事情,是早点去见他妈妈。”

    “疯子!你妄想,我是不可能让你得逞的。”

    “那你现在从楼上跳下去?”

    “老子干嘛要去跳楼!”

    “你死了,就没人威胁得到他了不是吗!”

    问题老子没有要去死的勇气!

    而且,老子好像怀孕了,一尸两命老子的事儿,老子不想干!

    终究,还是把她家琉璃宝宝给牵连进来了。

    阮随心眸中飞速的闪过一抹暗淡的光芒。

    “你想怎么威胁我家殷琉璃?”

    “他的心在这,你信不信,我什么都不做,他就能飞过来?”

    “我信!但……殷珏,能不那么做吗?”

    “不能……阮随心,相信你已经猜到了,我不想活了。”

    “是不想活,还是活不成了?殷珏,你患绝症的事情,是真的吗?”

    “我说真的,你信吗?”

    “我信!”

    “你傻……”

    “……”尼玛!

    “活不活的成,重要吗?即便没有绝症,我也是不想活的,所以计较那些,无用!

    “就不能放过殷琉璃吗?”

    “抱歉,办不到,谁让他是厉流香的儿子。”

    “师傅……我喊你师傅还不成吗!我这辈子唯一承认过的师傅,也就你了……”

    殷珏嘴角止不住的抽搐道:“这种时候,居然承认我是你师傅了。”

    阮随心:“……”不然呢?咱们还能有别的关系可攀吗?都不共戴天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