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掌家小农女 > 第九九一章 蹊跷的龙胎

第九九一章 蹊跷的龙胎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www.silukexs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暖遗憾地对跟随他们前来的侍卫道,“追踪到这里气味就散了,大黄也没办法。”

    大黄疑惑地抬起狗脑袋,小暖盖住它的眼睛,不让它动。

    “散了?”侍卫疑惑。

    小暖点头,“从发现清王石棺到陪葬品,柴严亭他们已经在大黄这里吃了两次亏。想必这次他们知道大黄在京城,所以有了防备,用了什么能掩盖气味儿的法子吧。”

    看着蹲在地上发呆的大黄狗,侍卫们也没辙,只得送了他们回庄,然后开始在田家庄逐户搜查柴严亭的下落。柴严亭现在被圣上悬赏缉拿,抓住他救出七皇子,这可是大好的立功机会。

    平安带着大黄进了主院的小暖,浑身轻松地进了屋内。这时小草已被接了回来,正无聊地躺在炕上打滚。小暖想到受伤的柴君岳,越发觉得生命脆弱,发誓自己要好好守护娘亲和妹妹。

    秦氏见小暖和大黄都回来了,心里也踏实了,“没找着吧?”

    “柴严亭有备而来,轻易找不到的。不过在圣上布置了这许多人手抓他,他想逃离也不容易。”小暖坐在炕上,摸着妹妹额头,看她没有真的发起烧来,才安了心。

    小草贴在姐姐手上,舒服地眯起眼睛,表情跟被秦氏梳毛的大黄一样一样的。

    秦氏一遍帮大黄梳毛,一边问小暖,“你说柴严亭在外边躲得好好的,跑回来干啥,他抓了七皇子又能咋样?七皇子又没干啥坏事,他还是个孩子啊!”

    “女儿也觉得他的行动透着古怪。”小暖躺在妹妹身边,望着渐渐发暗的窗户,琢磨着。

    柴严亭今天刺杀建隆帝损失不少高手,还暴露了他的行踪。这种刺杀是不可能成功的,他也该知道,他若想救圆通,直接派人去南山坳接人不就得了。他为何绕这么大个弯子?

    或许,去南山坳救出圆通,比他们来劫持七皇子的难度更大?小暖目光转深,若是如此,南山坳暗中盯着圆通的人怕是已经能下饺子了。这样的严密防守之下,圆通该如何脱身呢?

    她揉了揉发疼的额角,正有种乌云罩顶的沉重感。小草觉察到姐姐不舒服,蚯蚓一样往上蹭了蹭,伸出小胖手帮她按摩额头。

    “夫人,为二姑娘看病的华御医到了。”秋月快步进来报信。

    秦氏连忙放开大黄,拍拍手用被子将小闺女罩住,小草立刻装出有气无力的模样,张着小嘴儿难受着。小暖出门去迎接前来给小草看病的华云琦,心想着他来得这么快,真是有紧急的事了。

    华云琦进来给小暖和秦氏见礼后,煞有介事地给小草望闻问切,然后说了一大通小暖听不懂的话,才开了一张单子,让她们照方抓药。

    秦氏也被绕了进去,以为小草身子真的要不好了,赶紧令人去抓药,小暖则请了华云琦去书房说话。

    进书房后,华云琦便双膝跪在小暖面前,低声道,“请郡主救云琦一命。”

    三年前,小草寒冬落湖危在旦夕,三爷让去登州的华云琦绕道济县为小草看病。正是因为前有师无咎后有华云琦出手,小草和展宏图才保住了性命,还没留下病根。

    那次之后,小暖拜了师无咎为师,也答应了华云琦一个条件:若以后华家有难求到小暖跟前,小暖要尽全力帮一次。

    这三年,华云落跟随在小暖身边,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小暖在京中多次与华云琦相遇,华云琦也未提起此事。但小暖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今天进宫见到华云琦时,小暖就知道,这一次,要来了。

    小暖让玄舞和赵守静出去守着,她上前抬手虚扶道,“华御医请起,有什么小暖能帮忙的,您尽管说。”

    华云琦行了一礼,才站起身落在,“如今大皇子府里的少郡王柴君岳危在旦夕,云琦想去为他治伤。”

    啊哈?小暖眨巴眨巴眼睛,“不瞒您说,柴君岳的伤我亲眼见了,他被刺客用刀劈中,怕是无力回天。”

    柴君岳伤重难医,太医局的御医们躲着还来不及,华云琦怎还往前凑呢?是大皇子对他有恩,还是什么其他的缘故?

    华云琦当然知道柴君岳的伤不好治,所以白梓烨才拖延着不肯出手,不想担治死柴君岳的罪责,“云琦去后,定当尽力而为。”

    小暖径直问道,“您可否告知小暖真正缘由?”

    华云琦知道小暖一定会问,他也不瞒着,“太后着云琦每日为郑娘娘请平安脉,确保她能平安诞下皇子。云琦昨日诊脉时,忽觉郑娘娘这一胎有些蹊跷,想尽早抽身保命。”

    小暖心头一跳,“您请明言,怎么个蹊跷法?”

    华云琦微微摇头,“若单论脉象和气色,都很好,但云琦还是隐隐觉得不对,至于究竟有什么不对,恕云琦医术不精,寻不到根源。”

    华云琦乃是杏坛圣手,他都说不好那就可能是大问题了,小暖柳眉微拧,脑中千转。

    “因郑娘娘身子骨好,极有可能平安诞下龙子,所以为她请平安脉是件讨喜的差事。太医局里不乏圣手,云琦去了大皇子府后由旁人接手,郑娘娘或许能保住这一胎也未可知。”华云琦真的害怕,想着尽快抽身。太后和圣上极其看中郑美人这一胎,若是出了事儿,莫说是他的脑袋,华家都得受到重创。

    个中凶险,小暖也能明白,她又低声问道,“那依您看,她还有多久会出事?”

    若是小暖刚想办法把他弄走,郑美人就出事儿了,连她自己都得栽进去。

    华云琦低声道,“宫中不乏良药,起码一两月内不会出事儿。”

    一两个月内能发生很多事,到时候郑美人出事,也没人会想到华云琦身上。不过为了不被再派去看护龙胎,华云琦就要想办法吊住柴君岳的命,这个压力也不小。但显然,保不住柴君岳的命,比保不住龙胎的罪过小多了,两害相权取其轻,华云琦这一招也算聪明。

    小暖又问道,“此事还有何人知晓?”

    华云琦苦笑,“这等灭门的大罪,云琦哪敢告知旁人,目前只您和云琦二人。”

    小暖点头,“我明白了,最迟明日,太后就会派您去大皇子府里。”

    华云琦大喜,跪地谢恩,“明日云琦再来为小草姑娘请脉。”

    华云琦走后,小暖在书房内思量片刻,才唤道,“玄迩。”

    一直隐在屏风后的玄迩现身,拱手。

    小暖吩咐道,“此事非同小可,不要动用玄舞的手下,用最隐蔽的方式,速将此事告知三爷,让他尽快做出安排。”

    要安排的不只是华云琦去大皇子府里为柴君岳看伤的事,还有华嫔娘娘那边也得提早着手。郑美人在重华宫住着,若是郑美人出事,以华嫔在宫中的人缘,便是跟她没关系,也会被扯上关系受责。

    华云琦今日透漏的消息,不只能救他一命,也可让华嫔免遭连累,对三爷和小暖来说也是好事。宫里和太医局的事儿小暖无法安排,但对于今时今日的三爷来说,并非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