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权少,一吻成瘾 > 第三百六十一章:青枣

第三百六十一章:青枣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www.silukexs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安以夏领着顾安星上台阶,高月容在门口接她,见他们到,赶紧给拿了拖鞋出来,特地为他们一家三口新买的。

    “外婆。”顾安星礼貌的打招呼。

    高月容眼里都是欣慰。

    安以夏低低喊了声:“高姨。”

    高月容轻轻抱了一下安以夏,“看你好好的,全家人都开心。快别站着,换了鞋进来,外面太冷了。”

    安以夏瞬间感受到来自家的温暖,这与被湛胤钒护着,与湛胤钒之间的情感是完全不一样的温暖。

    安以夏换上鞋,拉着顾安星跟在高月容身后。

    她打量着屋里,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吗?这里才是她真正生活的家吗?

    安以夏忍不住眼泪满眶,她下意识埋头,偷偷擦了眼泪,不让自己太失礼。

    湛胤钒已经在她身边站着,安以夏抬眼看他。

    湛胤钒对她轻笑,随后帮她把厚厚的外套脱下来,温和道:“这是你从小生活的地方,是你的家。”

    安以夏闻言,眼眶瞬间红了。

    她亲情点头,随后冲他一笑。

    湛胤钒将她往怀里揽了下,“没事,大家都很期待你回来,不怕,我和儿子都陪在你身边。”

    安以夏忙说:“我不怕,我是觉得……好亲切。”

    她是带着鼻音说的,哭腔明显。

    湛胤钒她是心生感慨,安抚性的拍拍她肩膀,随后看着儿子。

    顾安星自己脱了外套,在他父亲终于看向他的时候,忙把外套双手递给父亲。

    湛胤钒顺手抄走衣服,随后挂在一旁。

    安以夏安静坐在沙发上,安芯然这会儿才慢慢从楼上下来。

    安芯然怀孕了,但情况一直不太好,医生要求去医院住,保胎。但安芯然住不了,医院呆了两天就跑回来了。现在每天还去医院打针,每天扎肚皮针。

    从开始怀孕就一直落红,一直到现在两个月了,还是三不五时落红,吓得她自己神经敏感,全家人都跟着变得神经质。

    高月容和李一伟两个每天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就生怕又有状况了。

    今天一大早李一伟带安芯然去医院打了针,送回来后安芯然接着睡,李一伟去了公司加班。

    因为安芯然怀孕的事,李一伟工作都快丢了,经常白天跑回来,因为时不时来个突发状况,李一伟第一个孩子,当然也是重视的,就算工作丢了也要先顾着孩子。

    安芯然早上回来其实并没有睡着,头一直晕晕的。

    听见安以夏他们过来,身上不舒服还是爬起来了。

    安芯然出现在安以夏面前,脸色苍白。

    安芯然的虚弱是肉眼可见的虚,她慢动作的坐在安以夏身边,然后才打招呼。

    “外面冷吗?最近怎么样?姐,在江城住了一段时间后,有没有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安以夏看着安芯然,看她动作也是小心翼翼的,声音又轻又细,忍不住问:“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安芯然摇头,“不是,就是可能天气太冷,所以整个人都不太舒服。”

    高月容走过来,说道:“芯芯怀孕了,状态一直不太好,在保胎呢,她身体太弱了。”

    安芯然也是身体受过创伤的,一直在有意无意的调理,但都没认真的调理,以至于现在好不容易怀上了,却在一开始就这么辛苦。

    安以夏当即了然,忙转向安芯然,“那你好好在房间里休息啊,别下楼了,宝宝最重要。”

    安芯然摇头,“听见姐你来了,我就很开心,反正也睡不着,还不如下来看看你。姐,你最近过得好吗?”

    安以夏点点头,“我挺好的,一切都很好。”

    安以夏看着安芯然的脸色,实在太差了,苍白的。

    她忍不住说:“要不然,你躺着?你脸色好差,没有休息好吧?”

    高月容洗了水果出来,放在茶几上,边说:“她是早上起了太早,一伟要赶去上班,要在上班前送她去医院打针,打完针再送回来,然后才去公司。这刚怀上本来就还不稳定,也不够好睡,一大早真是好睡的时候又得起来折腾这么一回,回来哪里还能睡得好?哎!”

    安以夏“哦”了声,表示理解。

    从高月容的神态和话语,不难听出她对一大清早女婿拖着女儿去医院打针的事儿很不认同,这天气也特别冷,主要是安芯然怀相不好,担心。

    高月容忍不住又说:“孕妇就该好好休息,休息好了才能才能稳,我就不想他们天不见亮就往医院跑,至于吗?一伟就位了上班,这么折腾芯芯,芯芯已经很疲惫了,还一天天的大清早就把人折腾起来,出门那天都是漆黑的,从医院折腾一圈回来,这天才亮开。你们说,至于不?是孩子重要,还是工作重要?”

    安芯然不高兴她妈一直当着别人数落李一伟,深吸气,转向她妈。

    “妈,一伟已经做得够多够好了,你别再说他了好吗?”

    安芯然轻轻靠在沙发上,眼神疲惫,怀个孕生生变成了虚弱的病人,头晕恶性不说,还浑身没力气,晚上睡不了整觉,容易惊喜,休息不好,精神更不好。

    高月容道:“我是心疼你呀。”

    安芯然低声说:“一伟也心疼我,所以才不让我自己打车去医院,都是他亲自送我去,一大早我折腾了他也折腾了啊。到医院都是他跑前跑后,好了我才去,排队询问什么的都是他在做。回来我可以睡一天养精神,可他呢?四五点起来后,一整天都在上班,根本没有时间睡一觉。他已经做了很多了,妈,你就别再挑他的毛病了好吗?”

    高月容道:“我也提了建议我陪你去医院,别那么早起,那早上正是养精的时候,一旦被打断,就算睡一天,也补不回来。”

    安芯然反问:“你陪我去,你知道什么程序,知道哪里是哪里,先怎么样再怎么样吗?你会吗?”

    不是没有跟她母亲一起去过,跟她妈一起去,她妈什么都搞不懂,最后还是她撑着身子自己去跑,累得慌。

    也是经历过,所以李一伟才亲力亲为,自己送老婆去医院打针,然后再送回家。

    高月容脸色拉下去,不悦。

    这么说得她就什么都不能做了,自己提的意见,女儿女婿都不听,她憋在心里生气。

    安以夏看了眼安芯然,心疼,又看向高月容,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转向湛胤钒。

    湛胤钒笑笑,把坐在她身边另一侧的顾安星拉开,自己坐了过去,靠在安以夏身边坐着。

    安以夏横向湛胤钒,觉得这人也真是的,他竟然跟儿子争,像样吗?

    高月容摇摇头,心里不痛快,随后转移话题,看向安以夏。

    “婳儿最近习惯了江城的生活吗?江城是个很不错的城市,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你回来生活,是正确的选择。你带着小安星回来生活,我们家里人都能帮你照顾,一家人在一起,总比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外面漂泊得强。”

    安以夏眼神有点茫然,缓缓转向湛胤钒,眼里全都是疑问。

    不是说她在国外结婚了吗?

    不是说有个顾先生跟她是六年婚姻,一直在一起生活来着,怎么又是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外面漂泊呢?

    每一次对于过去的自己、自以为是的有个全面的了解后,又听来一些情况,打乱自己的认知。

    湛胤钒抬手揽在她肩膀,笑道:“高姨的意思是,在国外都是孤独的,回江城就是回家,家人都在这里。”

    安以夏点点头,依然疑惑的看着他,感觉还是有点不对劲。

    安以夏随后回答:“挺好的,我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在努力恢复过去的记忆,也接受了过去和现在的生活。”

    高月容道:“常回来坐坐,这里是你从小生活的家,虽然你爸爸走了,但这里还是你的家,我们也还是你的家人。弟弟妹妹都盼着你能回来。”

    安以夏笑着点点头,随后轻轻埋头,心里有触动。

    有家人的关怀,那种温暖的感觉很好。

    厅里大家在聊着天,安晓生从房间里出来,跟姐姐、姐夫打了声招呼后又进了房间。

    安晓生要高考了,因为他高空,给全家人带来了紧绷感。

    所以他回房间继续写作业也没人说他,都让他赶紧回去看书,他目前的任务就是看书。

    顾安星见着小舅舅出来,立马跟着去。

    但安晓生并没有回房间,而是穿上衣服去了后院。

    顾安星也跟着去了后院,虽然他脱了厚羽绒服,但内里的毛衣很厚,里衣也很厚,所以出去也就寒风刮得脸疼,身上一时半会儿倒没觉得冷。

    他站在后门边,巴望着安晓生,好大会儿后他问:“小舅舅,你在做什么?”

    后院里有一颗很大很高枣树,这个时节刚好是冬枣成熟的季节。那种大清早,又脆又甜又有水分。

    安以夏小时候这颗枣树就挂果了的,是安家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种水果。

    安晓生此刻拿着长杆,在敲打树上的大青枣,掉下来几个,他忙捡了起来,捧手上快速走向顾安星,一捧个儿头挺大的青枣递顾安星眼前。

    他说:“你吃,特别甜,脆脆的。”

    顾安星哪里见过活在树上的青枣,真是开了眼界,盯着枣树上挂着的果子看了老半天,随后又看着小舅舅手上捧的,很开心。

    “这是什么?”

    安晓生说:“青枣,衣服上擦一擦就能吃,没打农药的,特别健康,很干净。你吃,你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