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一二五章 几个意思?

第一二五章 几个意思?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www.silukexs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厮的话就没个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林渊早就领教了,能信他的话才怪。

    真话假话林渊也无意跟他纠缠这个,略作安抚:“你也不是什么白璧无瑕身,男女的事对于你,不阙城能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多一桩少一桩于你都没什么影响。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担心带雪兰进秦氏巨灵神内部的事会激怒秦氏,放在以前,这的确是个问题,可如今…你是秦氏的功臣,足以将功抵过,你对秦氏还有用处,区区一个雪兰的污点,秦氏最多警告你一下,是不会跟你计较的。”

    罗康安之前做贼心虚,光顾着担心了,现在听这么一说,想想也是,雪兰的事自己的确做的有点过了,也的确是给秦氏造成了损失,可自己冒充拿下的竞标功劳更大啊,秦氏没道理跟自己过不去。

    他刚松了口气,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林兄,好好的能过去的事,我干嘛要给自己揽一盆子脏水?”

    “能过去?”林渊又回头看了看仓库大门,“你除非能堵住所有检修人员的嘴,否则问题一爆出来,秦氏巨灵神不是在这里出的问题,就是在不阙城神卫营出的问题,自己内部出现了内鬼,你认为是秦氏能放过,还是这里的神卫营能放过,或是不阙城神卫营能放过?”

    罗康安心惊肉跳,内部出了这种不安定因素,他也是在神卫呆过的人,深知不管是秦氏还是两地神卫营都不可能放过,一定会追查到底把内奸给揪出来。

    林渊:“你确定你跟雪兰在不阙城神卫营溜达的事没有第二个人看见?你确定你能瞒过去?一旦详查起来,漏洞实在是太多了。一旦查到你头上,发现你在隐瞒,届时你再交代可就被动了,你害得两地城卫折腾,不配合两地官方,到时候就不单单是秦氏内部的事了,你确定你要承担这个责任?”

    这次,算是他和罗康安言语交谈最多的一次,有可能两人认识以来加起来的谈话都没有这次的多。

    总之罗康安已是嘴角抽搐,有点牙疼了。

    正这时,一辆车来到,停在了不远处,秦仪和白玲珑下车了。

    两人看到了她们,她们也看到了两人,两人相视一眼。

    罗康安低声问了句,“林兄,你可以要想清楚了,那可是十亿珠,真的不要?”

    林渊:“年薪一千万珠还不够你用吗?这个时候,秦氏在不阙城的势力对你我的庇护很重要。雪兰的事,十亿珠买个事情飘过去不好吗?你不要这钱也能让秦氏高看一眼,秦氏越发不会把雪兰的事当回事,有助于你在秦氏站稳脚。

    秦氏一旦拿下了竞标,经营版图必将快速扩张,那将不是现在的秦氏能比的,坐稳了秦氏副会长的位置,有了秦氏副会长的话语权,那是什么身份地位,那值多少钱,你还怕将来没钱?十亿珠只是小钱,眼光放长远点!

    再说了,万一秦氏想食言,心疼那十亿珠,你就不怕秦氏借雪兰的事发作?区区一点名声,对你来说,算事吗?该怎么抉择还用多想吗?”

    这话说的,罗康安被忽悠的咽了咽口水,两眼有点冒光了,也忍不住多瞟了林渊两眼,发现这位还挺深谋远虑的。

    一见两人,秦仪也有些两眼冒光,脚下尽管踩着一双高跟鞋,但还是快步朝两人走了过来。

    一到两人跟前,秦仪脸上真正是掩饰不住的喜意,瞥了眼林渊,努力矜持住了情绪,主动向罗康安伸手握手。

    罗康安赶紧伸手握住了,“会长。”

    “辛苦了。”秦仪用力握了握他手,放开后,直接表明态度,“罗生放心,我答应的事,绝不食言。”

    说的是真心话,感谢,感激,她真的是太感谢罗康安了,对方真正是在关键时刻为秦氏力挽狂澜啊!

    就那种局面来说,派江遇出场也没用,真正是误打误撞用对了人。

    罗康安有点吱呜,故意装糊涂,“会长有答应什么吗?”

    秦仪倒是被他说的一愣,回头看了眼白玲珑,貌似在问,不是说这位竞标的过程中还在念念不忘那笔赏钱吗?

    白玲珑也是一脸错愕,当即回道:“会长说的是那十亿珠奖励的事。”

    “啊?哦!”罗康安笑了,笑着摆了下手,“那个不用当真,我开玩笑而已,算了,算了。”

    表面大方,心里有在滴血的感觉,若不是林渊阻止,他肯定先拿了再说。

    算了?秦仪略怔,不过立马保证道:“罗生放心,我承诺的事情不会反悔。”

    罗康安正色道:“会长,罗某人的确爱财,但取之有道。若是放在寻常,这十亿珠我收也就收了,但在秦氏危亡关头,又是我本职所在的事情,我自然要尽力而为,若在这个时候索要奖励,那我罗康安成什么人了,岂不成了趁人之危?秦氏待罗某不薄,这奖励罗某是不会要的,还请收回。”

    什么叫正气凛然,此时的罗康安就是一副正气凛然模样。

    一旁的林渊有翻白眼的冲动,又瞄了瞄他的肋部,有再敲断他肋骨的冲动。

    “……”秦仪和白玲珑齐刷刷看着他,有点怀疑自己之前的眼光,都发现自己似乎小看了这位。

    秦仪很快展现笑颜,也不急着扯这事,“罗生,这事等回了秦氏再说。”

    之后又挪步到了林渊跟前,也对林渊伸出了手。

    林渊看着她的手,说实话,两人已经许久没有过肢体接触了,他有点伸不出手再与对方触碰。

    可秦仪没有放手的意思,就这样伸着。

    因为不太好的过往,林渊心里极为别扭,但顾虑场面,附近可能有神卫营的人看着,终究慢慢伸手,与秦仪的手接触在了一起,他想蜻蜓点水一碰就收。

    可秦仪不像跟罗康安,却握住了没放。

    说实话,两人多年未触碰的双手再次触碰在一起,再次触碰的瞬间,秦仪心里略有荡漾,好像找到了久违的熟悉感觉,竟用力握住了,目光深刻地盯着他双眼,平静道:“辛苦了。”

    林渊平静回道:“没什么。”

    罗康安在旁道:“林兄的确是辛苦了,他这个副手,这次的确是称职…”本意是帮林渊说好话,想拍林渊马屁,但目光一落,落在了两人的握手上,发现了不对。

    林渊明显意图抽手,而秦仪则明显紧握了不肯放,最终是林渊暗中发力,才略猛一下的把手给抽了回来。

    卧槽!罗康安猛然瞪大了双眼,目光急瞟秦仪和林渊,内心狂呼,几个意思?

    他那神色反应,真正是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似的。

    秦仪也迅速观察到了罗康安的震惊反应,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但没人能体会她此时历经风波后的心态,加上竞标之前对林渊吐露了心扉,见到林渊平安回来了,她的感情需要一场宣泄,不想再压抑,她已经压抑了三百年!

    若不是林渊态度不明,她此时想要的不是一个握手,而是一个拥抱,一个紧紧的拥抱!

    这是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感,但她终究还是克制住了。

    殊不知,林渊被她这样一握,也搞得心绪难宁。

    秦仪盯着林渊的反应,给了一句雪上加霜的话,“罗生,灵山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我希望他能顺利从灵山毕业,希望罗生多多关照他,多教他点东西,有助于他从灵山毕业。”

    “哦哦哦,好…”罗康安连连点头应下,忘了肋部的痛疼,不过转瞬又是一愣,回头看向林渊,发现不对,这家伙需要他来教什么吗?不过嘴上还是又跟了一句,“好的。”

    林渊寒着一张脸盯着秦仪,很想问问这女人想干什么,疯了吗?

    秦仪没疯,只是有些事情压抑的太久而已,上次不阙城出事,她和林渊的关系已经被一些人掌握了,她知道有些事情迟早是要公开的,不管什么样的结果都要去面对。

    她现在这样做,也是想试探一下林渊的反应,为将来做斟酌。

    还有就是罗康安的男女关系之混乱,怕带坏林渊,适当透露点迹象,好让罗康安自知一些。

    毕竟如今的罗康安不一样了,不好随意约束了。

    当然,之前对林渊吐露心扉的结果也导致了她在这件事情上的蠢蠢欲动。

    越是面临两人的关系要公开,她时有起伏的情感越发炙热。

    就在现场气氛极不正常的情况下,电话响了,白玲珑有种从噩梦中惊醒的感觉,她也被秦仪的举动给惊着了。

    她快速摸出电话来接了,应付两声后变了脸色,迅速把电话递给秦仪,“孙司座的电话。”

    孙启尚亲自来电?秦仪的情绪迅速从儿女私情上抽离,拿了电话快速走开到一旁接听。

    稍后,收了手机的秦仪走回,神情已变得凝重了,盯着罗康安道:“罗生,昆广殿那边对这次的竞标过程有些异议,域主发话了,要带你去问话。派来的人,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罗康安的情绪也迅速从刚才的古怪气氛中抽离了出来,心中咯噔一下,惊疑不定道:“域主要见我?”

    秦仪点头,“放心,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人不甘心失败,在搞事,在拿竞标一开始秦氏巨灵神胳膊出问题的事说事。说我们秦氏的阵法整体性有问题,所以要带你去当面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