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五五三章 再临密地

第一五五三章 再临密地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www.silukexs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他人,他暂不会往这种地方带,这个时候出点意外的话,所有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开眼界?袁罡不知这里能开什么眼界。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地下河,能听到水流声,还有远处传来的瀑布声。

    接着传来赵雄歌的喝声,“什么人?”

    牛有道:“我。”

    黑暗中光亮起,赵雄歌那边释放出了月蝶照明,在他身后的角落里,靠墙坐了两个女人,正是商淑清和吕无双。

    月蝶飞到牛有道几人跟前照了照,确认无误,赵雄歌如释重负,这段时间的等待,那叫一个心焦。

    看到袁罡回来了,吕无双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与商淑清一起站了起来。

    见到牛有道安全回来了,商淑清双手十指集结在了一起,内心里是欣喜莫名的,庆幸牛有道说的不幸之事没有发生。

    “清清。”一见商淑清,银儿甩开了牛有道,跑到她跟前,抓了商淑清的袖子,带着些许委屈的意思,“清清,饿。”

    牛有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才多久没吃,最多两个时辰,之前吃个不停,这就饿了?分明是吃成了习惯!

    商淑清也不知她隔了多久没吃,赶紧转身拎起了地上的包裹,拿出了之前准备在此蹲守的干粮给银儿,像照顾孩子似的,银儿顿时心满意足的笑了,继而往嘴里塞。

    走到三人跟前,牛有道看了看四周,问:“没什么异常吧?”

    赵雄歌:“没有。”亦环顾,“这里似乎永恒如此。”目光回来打量了一下他们,确认应该没受伤,问:“怎么样?”

    牛有道:“有惊无险,蓝道临和督无虚已经解决了。”

    赵雄歌闻言心情激荡,吕无双听清了却还是忍不住问:“已经死了?”

    牛有道看向她,“和元色一样的下场,都被你男人给一刀斩杀了。”

    赵雄歌、吕无双、商淑清皆看向了袁罡,袁罡没任何反应。

    对商淑清来说,内心也很震撼,知道这些人出去办了趟大事,杀了两位圣尊,但不知该作何评价,她觉得自己面对这种事情不管说什么都会显得幼稚。

    赵雄歌:“看来你之前交代的事情,不用再麻烦我们了,太复杂的事情,我做不来。”

    牛有道:“简单的事情也许是最困难的事情,譬如你为了一个秘密坚持那么多年,换了我做不到。”

    赵雄歌:“你会用别的办法去解决。”

    牛有道笑了,与他擦身而过,走到了吃东西的银儿身边,银儿嘴里嚼着东西,抬眼看着他,心中莫名涌起警惕感。

    但牛有道还是出手了,又让她昏了过去,她嘴里还裹着东西,牛有道顺手搂了她,回头示意了一下。

    云姬会意,当即施法在壁上开了个洞出来,牛有道把银儿放进了洞内,又回头看向了吕无双。

    吕无双意识到了也要把她给塞进去,忙道:“是要去瀑布后面吗?我想看看是什么封印。”

    牛有道略默,最终还是从壁洞内退了出来,偏头示意,云姬当即施法封洞,留了气孔给昏睡在其中的银儿。

    “走。”牛有道招呼了一声,领先在前。

    云姬搭了把手,挽了商淑清的胳膊,快速行进。

    赵雄歌快步跟上。

    袁罡奔出几步后,又停下了,回头望,只见吕无双深一脚浅一脚的,蹒跚而行,根本跟不上大家的速度。

    如今的吕无双,一身修为丧尽,已经不是那个能横行苍穹的无双圣尊。

    袁罡停步等着,吕无双到他跟前,抬眼望着他。

    两人四目凝视了一阵,袁罡抬手,解下了背着的大刀,转身把后背给了她,然后蹲下了。

    吕无双银牙略咬唇,上前,趴在了他的后背,双臂圈了他的脖子。

    袁罡双臂抄了她的腿,起身后,背着她,快速在黑暗中跳跃驰骋,追着前面的光亮而去。

    水雾激荡,水位巨大落差造成的轰鸣声,给人震耳欲聋的感觉,商淑清仰望这地下世界的壮观景象。

    牛有道指向瀑布,对赵雄歌道:“那后面有根插在墙上的石笋,拔出来,后面就是入口。”

    赵雄歌略点头,一个闪身而起,冲进了瀑布激流中,在瀑布后面略作寻找,找到了那根钉在崖壁上的石笋,双手施法,抱着嗡一声拔出,飞出了瀑布之外,浮空看向了牛有道。

    这石笋已经用不上了,牛有道指了指下面水流翻涌的水潭。

    赵雄歌会意,当即松手,轰隆砸落水潭内。

    “走。”牛有道招呼一声,自己率先闪身而去,钻入了瀑布内。

    云姬伸臂揽了商淑清的腰肢,飞身而起,护体罡气护着两人撞破瀑布,进入了瀑布后面的洞口。

    背着吕无双的袁罡抬头望,正琢磨要不要暴力弹射上去,浮空的赵雄歌瞥了眼,闪身而来,抓了他胳膊,带着两人一起飞起,转瞬闯入了瀑布后面的洞内。

    牛有道回头看了眼,见人都到了,也放出了月蝶,在前面领路。

    地面滋滑,但对这一行造不成什么影响,没来过的边走边查看此地环境,都看出了人工开凿过的痕迹。

    很快出现了能正常行走的台阶,越走越深入,越走越安静。

    安静了没多久,前方又有隆隆声传来,待走到又一片落差巨大的地下空间,借着月蝶光照,皆发现自己如在万丈深渊底下,左右两条倾泻的瀑布似乎从冥河飞流而下。

    商淑清正仰望这鬼斧神工般的世间奇观,牛有道已经闪身过了断桥,进了对面的洞口内,她也被云姬带了过去。

    赵雄歌正想搭把手来着,却见袁罡一个箭步奔跑,直接背着吕无双越过了断桥深渊,落地跑入了对面洞内。

    赵雄歌回看了眼黑幽幽的来路,之后也闪身过去了。

    到了这边再往下面走,云姬察觉到了商淑清的异常,明显感觉到商淑清在瑟瑟发抖,知道是这里渗透出的阴气让她吃不消了,当即施法为她防护。

    其实前面,商淑清就感觉到冷了,只是她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她从懂事开始,就是个不愿给人添麻烦的人,所以一直硬扛着,现在身不由己,的确是扛不住了。

    一股热流输入驱散了体内的阴寒之气,商淑清低声道:“是清儿添累赘了,谢云当家。”

    话语里满是不安和不好意思,还是不时瞥上一眼前方的牛有道,越发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废物。

    “郡主客气了。”云姬笑了,心想,这里谁出事你都不能出事,来了这里,你才是关键。

    到了现在,她自然已经猜出了,商淑清才是解开那封印的关键,否则不可能把商淑清带这来,之前留下银儿时牛有道甚至想留下吕无双,都不忘带上这位,什么原因可想而知了。

    她回头看了眼,担心吕无双吃不消,结果发现吕无双骑在袁罡身上舒坦的很,神情自若地东张西望。

    这明显不正常,她不由法眼细看,只见袁罡的肉身似乎受到了此地环境的激发,血气之旺盛,竟有百邪不侵的味道,强大的生机令那些漂浮的阴气无法靠近,而吕无双趴袁罡背上也得了庇护。

    云姬暗暗惊叹,发现袁罡这肉身已经到了超越常理的地步。

    既然没事,她也就不管了,继续护着商淑清前行。

    吕无双的确没事,感觉自己趴在了一块暖烘烘的毯子上,舒服的很,看着景,还不用走路,多自在。

    待到听不到了后面的瀑布声音后,温度越发低了,连月蝶都吃不消了。

    一行收了月蝶,牛有道手持夜明珠在前领路。

    快速行进的一行,最终抵达了一处石室,看到了那块巨大的球形封堵石。

    商淑清的目光落在了封堵洞口的门楣上,自言自语了一声,“碧血丹心!”

    目光又下意识落在了牛有道的身上,想起了那把剑上的字。

    而那把剑,袁罡和赵雄歌都不陌生,也都看向了牛有道。

    牛有道转身了,几步到了商淑清跟前,面对着她,笑道:“郡主,对这几个字应该有印象吧?”

    商淑清颔首,“东郭先生送给父王的佩剑,靠近把柄的剑身上正是这四字。”

    牛有道抬了抬手中剑,“郡主还记得上回提到这把剑的事吗?”

    商淑清嗯了声,“记得。”

    牛有道:“正是郡主上次的提醒,让我想到了这把剑,让我找到了这里,而这里,正是东郭老儿和你父王生前秘密设置的地方。宁王生前提示你这把剑的用意,便在于此地。”

    商淑清怔怔看着他,眼中满是惊疑不定,不知父王生前设置这密地作何用。

    吕无双目露狐疑,有点听不懂,绕是见多识广,也有种听天书的感觉。

    牛有道继续道:“郡主可感觉有何不适?”

    商淑清看了看四周,试着回道:“此地阴气似乎很重,很冷,若无云当家保护,清儿承受不住。”

    赵雄歌忽然插了一嘴,“他不是说此地环境,而是郡主的身体,可感受到了什么异样?”

    商淑清下意识抬手,手指触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不知当不当说,感觉为自己这张丑脸而大惊小怪有点不合适,会不会显得矫情?但在牛有道鼓励的眼神下,她试着回道:“清儿不知怎么回事,越接近这里,脸上越热…清儿感觉脸上有点烫,有肿胀的感觉。道爷,这算吗?”

    PS:意外,临完结了,还有新盟主出现。感谢新盟主“狂野的小男孩”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