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洞察万物 > 第七十五章 解厄

第七十五章 解厄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修罗丹神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丹药的余热还在手心中发烫,程默依稀能感受到丹药刚炼成的新鲜触感。

    说来奇怪,当这丹药炼成的时候,怀里的怪蛋便也停止了对自己的精神攻击,也许它看结果已注定,再攻击也是徒劳罢了。

    “恭喜主人,你炼成了一颗下品的正一分元丹。”

    洞察万物的声音从怀里传来。

    程默缓缓摊开双手,一颗青绿色的丹药窝在掌心,色泽温润,气味芬芳。虽然是下品的,但也是徒手炼成的救治型的丹药,药效定是可观。

    那男子瞅了程默一眼,不动声色地道:“你炼成了,快去救小熊吧。”

    程默激动地点了点头,“嗯!”

    他拿起丹药,一溜烟儿就蹿出了内洞,穿过甬道来到了外洞。

    小熊烧得很严重,脸色潮红,浑身发烫,不住地哼唧着,看得出来它很痛苦。程默掰开小熊的嘴,把正一分元丹喂入了小熊嘴里,又取了些清水灌入其腹中。为了充分让药效生出作用,程默甚至用灵力温养着小熊的周身。

    过了片刻,小熊开始出汗,又过了片刻,小熊开始退烧。短短半个小时,小熊从恶化变成好转。熊仆看到小熊得救,惊喜连连,忙对着程默仔细叩拜了几下,程默慌忙还礼。在他看来,自己和熊仆已经是朋友关系,他搭救过熊仆,熊仆也在关键时候救过自己的性命,朋友之间互相帮忙那是应该的。

    程默得意地摸了摸怀里的怪蛋,暗道:“你千方百计地想阻挠我,可我还是炼成了丹,救下了小熊。”

    虽然程默得意洋洋,但怀里的怪蛋倒也安静,竟然没有发动攻击。这家伙好不容易消停了,程默也得以喘息片刻。

    内洞传来男子的声音,“小子,它的病情应该会逐渐好转,不再恶化了。你进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程默进入到内洞中,看到男子正襟危坐,脸色严肃,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只听那男子道:“今日你搭救妖兽的事情,与我无关,纯属你个人行为,我只是教了你一些炼丹之法。你现在就指天发个誓,说妖兽是你救的,跟我没关系。”

    看着这男子一本正经的样子,程默暗自好笑。好像搭救了妖兽,就触发了什么了不起的天条一般,这男子竟然忙不迭地想把责任推卸给自己。

    “大叔,我就实在不明白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为何这么害怕呢?”程默挠了挠头,问道。

    男子皱了皱眉头,道:“你只管发誓就好,不要问原因。”

    “你不告诉我原因,我才不发誓呢。”程默并不是傻乎乎地听话之人,男子不给他一个解释,他不愿意依言发誓。

    那男子“你……”了一声,一阵晃动,引得链条哗哗作响。的确,程默不愿意发誓,他也拿程默没办法,他被困在此处,链条斩不断、砍不烂,他又不能挣脱了束缚飞过来威逼程默。他只能干瞪着眼睛,气鼓鼓地望着程默。

    程默倒也有几分忌惮,后退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男子,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他立马转身就跑。

    那男子咽了一下唾沫,深吸一口气道,“小子,先前熊仆受了极重的伤,是你救的吧?”

    “嗯。”程默点头。

    那男子道:“在你救它之前,它就来找过我,求我救它,但是我不给它治。”

    程默一怔,联想起男子之前冷血无情不肯救治小熊的模样,忽然觉得这是极有可能的。

    “熊仆不是你的朋友么?它先前伤成那样,你都不救?”程默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男子。

    “对。”那男子道:“我告诉你这件事,只是为了让你知道,我当真不愿救人,也不能救人。你便发个誓,说妖兽是你救的,也算是感激我传授你徒手炼丹的技能吧。”

    程默怔了怔,这男子竟然用授道之事来威胁自己,“小熊是我救的,这是事实,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我已经承认了,不需要发誓吧?还有,你告诉我你不愿意救治熊仆的事实,真的让人感到很心寒,熊仆待你极为忠心,你却这般冷酷,后续小熊的病情若再有变故,我也不会来找你了。”

    程默说完,不愿在此地中久留,转身便离开了内洞。

    “小子,你……”

    ……

    果然,程默说到做到,他便是再也没有踏入内洞中一步。

    这一转眼,就过去了两天,小熊的伤口逐渐康复,已经生成了一个碗口大的伤疤。从目前的情形看来,小熊不再出现发烧等症状,伤口的疤痕也厚厚的一层,看起来非常结实。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小熊的病状就算是好了。

    小熊甚至有时候围着程默撒娇,还会捞鱼儿给程默吃,看得出来,它很感激程默救了自己的性命。

    这天晚上,程默独自躺在茅草铺就的小床上,轻轻抚摸着小熊柔顺的皮毛。

    水潭的水很清冷,漾起阵阵波纹,映射在洞穴石壁顶部,形成了斑驳的光影水纹。程默望着洞穴顶部的水纹呆呆出神。

    忽然,洞穴传来“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是洞穴内的男子正在拖动着链条,走来走去。

    这么大晚上的走来走去简直就是神经病,程默暗想,翻了一个身,没有理会。

    过一会儿,那“哗啦啦”的声音越来越大,还伴随着“叮叮咚咚”的声音,声音竟然是间歇响起,一会儿消停,一会儿大作,吵得程默无奈坐了起来。

    “这家伙又怎么了?难道是想引起我的注意?”程默猜想道。

    洞穴里的男子似乎“呼呼”地喘着粗气,没有回答。

    陡然之间,男子安静了下来,程默竖起耳朵,没有听到额外的声响,以为这男子没事了,复又躺下。刚躺下不久,只听“哗啦啦”响声大作,那男子似乎猛地甩起了链条,弄出稀里哗啦的巨响。

    程默猛地坐起来,走到甬道边上,耳朵贴着甬道壁仔细听里面的声音。

    男子似乎压抑着自己,胸腔里发出“呼啦啦”的扯风箱之声。程默从他的喘息中听出了痛苦、压制、隐忍的情绪,更是皱了皱眉头,目光望向那条黑黢黢的甬道。

    甬道里面,男子痛苦的喘息声如同波浪般起伏,似乎在经受着什么难受的煎熬,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程默扭过头,但见熊仆紧张地看着甬道里面,仿佛也十分挂念洞穴里的男子。

    “他怎么了?生病了?”程默问熊仆。

    那熊仆着急地比划了几下,程默也看不懂它在比划什么,只是瞧见熊仆最后点了点头,似乎对程默的猜测表示肯定。

    生病了?

    程默一咕噜站起来,大起胆子往甬道里面走去。每走一步,男子的喘息声就变大了几分,在这阴森森的洞穴里,显得有些怕人。

    程默犹豫了片刻,抽出备用匕首藏入袖中。假如当真发生了什么状况,程默是做好了防身以及溜之大吉的打算。这男子被囚禁起来了,浑身都锁上了链条,他离不开自己生活的那个范围,所以他也追不到自己。

    就这样,有几分谨慎地,程默终于走进了甬道内的洞穴。

    昏暗的灯光内,程默好不容易看清了洞穴中的男子。

    这男子披头散发、蓬头垢面地坐在地上。四条结实的链条绑住了他的四肢,他垂头坐在中间,仿佛是睡着了。他不停起伏的胸膛却证实着他还醒着,起伏之大,让人联想到他此刻波涛汹涌的情绪。陡然,这男子的双手摇摆挣扎了一下,似乎想要挣脱链条,但随着他双手摇摆挣扎的动作,链条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大叔?”程默试探着唤了一声。

    那男子喘息得如同爆发之前的火山,对于程默的呼唤竟然充耳不闻。

    程默心中直嘀咕,难道这男子身患癔症不成?少年漆黑的眸子直勾勾地盯在男子头发蓬乱的脸上,一时间犹豫不决。就在他陷入疑惑的时候,面前那男子忽然“吼”地一声,猛地向前跳蹿了一下,顿时乱发分开,露出了他的脸。

    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链条撞击声,这男子狂乱扭曲的脸展露在程默跟前。只见他双眼猩红,布满血丝,仿佛入了魔障一般。

    “滚,滚开!”

    那男子拼命挣扎着,仿佛要脱离链条跳出来一般。程默心中惊惧,握紧匕首退后两步,颤声道:“怎么了?”

    一股强大的灵力,从男子发狂的手脚中波及出来,男子一边死命挣扎着,一边大吼道:“滚开,不然我杀了你!”

    男子死命挣扎的过程中,程默这才看清他手上的链条。但见四支不知何等质地的硬物圈子紧箍在男子的手腕、脚腕处,长长的链条牵引硬圈,固定在坚不可摧的石墙上。由于挣扎得太使劲,男子的肌肉已经陷入道硬圈中,肌肉被勒出一道道的红印。可这男子仿佛失去了痛觉,仍然用尽全力反抗着硬圈的束缚,浑然不顾手腕处的疼痛。

    伴随着男子的每一次晃动、挣扎,蓝色的灵力宛如浪潮般从手腕处散发出来,强大的灵力在洞穴中四处冲撞着。程默不敢靠的太近,生怕这强大的灵力伤了自己,他退后两步,偷偷问洞察万物,“小察,这是怎么回事?”

    洞察万物迟疑了片刻道,“主人,你先去摘几朵忘忧花,给这男子服下,可以让他减轻痛楚。”

    “忘忧花?”

    “就是百草涧中白色的有着七瓣的小花。”

    程默走到百草涧中,这里遍地都是灵植,他在洞察万物的,摘下了几朵的白色的有着七瓣的小花。

    小心翼翼地走到男子跟前,程默想把这忘忧花喂到男子口中,不料男子猛地挣扎,一股汹涌的灵力波及而来,程默一个躲闪不及被灵力溅射到,冷不丁地后退了几步。

    花,是摘了,但是应该如何送入他口中?程默发愁地站在男子身前,不敢靠近。

    这时候,“吼吼”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程默回头一看,但见熊仆正站在自己身后。它伸出毛茸茸的手掌,似乎想从程默手里接过这七瓣小花。程默呆了呆,随即明白了熊仆的用意,它是想亲自出马来喂这男子。

    毕竟是四阶妖兽,实力比自己强悍得多。程默略一沉思,把忘忧花递给了熊仆。

    熊仆猛地一蹿,已经跃到男子跟前。熊掌夹着呼呼风声带着压迫的力量袭向男子。只见熊仆前爪按住男子双手,猛地把忘忧花送入了男子口中。

    “好大的力道!若换作是我,只怕立时动弹不得!”程默啧了啧舌。

    那忘忧花入腹,男子登时呆了呆,随即睁大了眼睛看着程默和熊仆,慢慢停止了挣扎。

    见男子情况稳定,熊仆后退几步,这才回到程默身边。

    程默不敢轻举妄动,手里的匕首依然紧握着,只是小声轻唤道:“大叔?你好些了吗?”

    男子轻声喘息着,过了片刻,似乎意识回到了自己身上,情绪终于缓缓平静下来。男子睁开眼睛,淡淡地望着程默,道:“小子,多谢你刚才施以援手。我现在好多了,熊仆,你出去吧。”

    那熊仆“唔”地一声,缓缓从内洞中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