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洞察万物 > 第七十六章 传人

第七十六章 传人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修罗丹神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男子等熊仆出去之后,盘膝坐下,沉声道:“你也看到了,我抱恙在身。我医不好自己,又谈何去医治别人呢?”

    “这不是理由。”程默摇了摇头。

    那男子嘿然一笑,“的确,这不是理由。”

    程默怔了怔,只听男子缓缓地道:“小子,我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但实际我被困在此处,已经有八百多年了。我自知时日无多了,随着我每一次发病,我的寿命都在减少,如今剩不了几年了,倘若我再觅不到传人的话,师门的手艺恐怕要在我这里中断。”

    这男子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当他说起自己被困八百年,程默震惊得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

    那男子苦笑一声,“修为超过超凡期的时候,便可以保持容颜年轻,你看我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实则是因为修为所致。”

    程默先是点了点,随后又摇了摇头,大声道:“不对。灵种期后面是入境期,入境期后面是破立期,破立期后面是超凡期。如果你是超凡期的高手,熊仆不可能成功喂你服下忘忧花。”

    这男子微微一笑,点头道:“很细心的小子,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我之所以变得这般虚弱,是因为我的修为被封印起来的缘故,我现在不过是入境期的实力而已。但实际上,我被封印之前,修为已经超越了超凡期。”看到程默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这男子缓缓道:“小子,不用感到奇怪,超凡期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境界。这个世界很大,天殊大陆只是一片小小的大陆,高手有限。”

    程默深吸一口气,如果是超凡期的话,那便是相当拔尖的高手了,天殊大陆上也不过寥寥数十人能达到这个境界。就连程府里的程戮老爷子,也不过是破立期罢了。

    “小子,你先前说你叫程默,是程家人。不妨跟我说说,现在程家是谁在当家,还是程戮那愚笨小子么?”这男子发问道。

    听着男子形容爷爷为“愚笨小子”,程默简直哭笑不得。

    “爷爷待我很好,你不许叫他作‘小子’。”程默辩驳道。

    “嗯,我都八百多岁了,程戮不是小子又是什么?”这男子微笑道,“倒是你,辈分马上要比他大了。”

    “前辈,您说什么胡话。”程默怔了怔。

    男子哈哈地张狂大笑起来,引得身上的链条一阵抖动,“这可不是胡话。从你第一次徒手炼丹开始,我就想收你为徒了。而你刚才采集忘忧花帮我稳定病情,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我是你爷爷的老祖宗,你若是我徒儿,辈分便比你爷爷大得多,出去以后,你便可以叫你爷爷做一声‘小子’,怎么样,有趣不有趣?”

    程默被逗得忍不住“噗嗤”一笑。虽然眼前这位老前辈是在开玩笑,但这件事依然还是十分有趣的。

    “现在我们程家,还是程戮爷爷在当家。”程默回答了他的上一个问题。

    男子点了点头,随即道:“程戮虽然愚笨,不过生了个好儿子。他的儿子程子霄呢?现在怎样了?”

    听到“程子霄”三字,程默先是懵了一下,随后颤了颤,“你说程子霄?你……你认识他?”

    看到程默的反应如此激烈,这男子也懵了一下,随即道:“怎么?程子霄他闯什么祸了?听到他名字,你反应为什么那么激烈。”

    这是他第一次从程府以外的人的嘴里听到父亲的名字,并且这人的语气竟然还是满满的赞扬。

    “前辈,程子霄是我的父亲,我不知道他现在人在何方,前辈能否告知?”程默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男子呆了呆,瞅着程默仔细打量,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仔细一看,你还真是他儿子。你看你这小尖脸、高鼻子,跟你父亲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又是一个人说自己跟父亲长得相似的了,程默苦笑一声。

    男子叹了一口气:“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跟你一般大小,才十二、三岁的样子。他是捣蛋鬼,瞒着家里人偷偷跑到这后山撒野,被妖兽追杀而逃到我这洞穴当中。当时他看到我被困于此处,便大起胆子跟我说话,我和他不过相处了两天,但发现他天赋着实了得,待人也算豪爽大方,竟然说笑话给我解闷……这小子忒没良心,这么多年不再来看我,我以为这些年过去了,他该成为程家的当家人了。我还想问你,他上哪儿去了呢,没想到他的娃儿都那么大了。”

    这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叹息。

    程默听他提起往事,竟然有点伤感的样子。尤其是望着自己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时光,望着多年前的父亲。

    “听姑姑跟我说,父亲去远方苦修了,没人知道他的下落。”程默有些郁闷地答道。

    男子点了点头,“初次见子霄,便觉得他不会是凡俗之人,这小子果然有志气,去远方苦修了。”

    二人同时沉默了一下,互相望着对方没有吭声。

    自从这男子说认识自己父亲之后,程默和他之间的距离,仿佛又拉近了几分。至少跟自己父亲和谐相处之人,不会是大奸大恶之徒。

    而在这男子看来,程默是程子霄的儿子,当真是无巧不成书。这八百年来,一共就两个人闯入过他被囚禁的地方,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是一对父子。

    想到这里,男子只觉得人生有趣之极,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

    看到男子心情不错,程默便试探着问道,“前辈,是谁把你困在这里的?我该如何帮你从这里解救出来?”

    “呵呵,”男子由大笑变成了苦笑,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随后道:“是我自己把自己困在这里的,否则在当年,以我的修为,想囚禁我还没有那么简单。”

    听闻男子是自己把自己囚禁在此处的,程默不由得“啊”地一声,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为、为什么?”程默惊诧道。

    男子苦笑一声,“我本是一名炼丹师兼医师,我的医术在同门中是最高明的。在我最得意忘形的年纪,我动了不该动的东西,中了神器的诅咒。这个诅咒十分阴险,我时不时会病情发作,变得六亲不认、胡乱杀人,每一次发作,我的寿命就会随之缩短几年。更可怕的是,倘若我施展医术救了一个人,我便会失去理智,杀死另一个人来替代被我医好的病人……我最初不相信,直到有一天在我妻子生病的时候,我帮她炼药治病,结果过了几天,我忽然就发狂了……等我清醒过来,我妻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我救了她,又亲手杀了她……

    “我本想当时就随妻子而去,可是我当时实在是太痴迷于炼丹术了,觉得我的炼丹之术没有达到我要的境界,我不能这样死去。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找来一位高手,封印了我的修为,让我只能达到入境期的实力,然后找了一座荒山野岭,用把自己锁在山洞里,这样,我就算发起狂来,我也伤不了任何一个人,我的亲人、朋友,便不会受我的伤害。同时,我可以在这个无人之处安心修炼炼丹之术……

    “我将当世所有稀有的灵植,都种植在了我的百草涧里,就是为了方便炼丹所用。”

    男子说完之后,程默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难怪之前他不肯救任何一个人,哪怕熊仆伤重如厮,他也不愿施以援手,背后竟然有这等可怕的原因。

    望着这男人略显沧桑的面孔,程默从他的瞳孔中看大了一丝丝的疲惫。中了一个令人绝望的诅咒,亲手杀死了妻子,八百年被困于此地……无论是哪一条,都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但是这个男人竟然还活着,孤独地在这个山洞中研究着徒手炼丹的技术。这是多么强大的意志力才支持他活到现在,他对炼丹的痴迷一定是无可代替的。

    想到这里,程默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忽然异常地高大起来,有着让人敬重的理由。

    “前辈,这个诅咒该如何消除?”程默问道。

    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若知道,早就自己动手解除诅咒了,还用得着你来问我。程默,我时日无多,你愿不愿意接受我毕生之所学?你若愿意,我便将这一身的炼丹之术尽数传给你,你勤加苦练,假以时日一定会取得极大的成就的。”

    男子正想着如何煽动一下程默的情绪,让他赶紧答应自己,程默却已默不作声地站起身来,对着自己鞠了一躬,“前辈,只要您不嫌弃,我乐意之极。”

    那男子见程默拜得如此干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震得洞穴都嗡嗡作响。

    “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却忘了自己身受桎梏,竟然冲上前去想扶起程默,不料引起链条阵阵作响。

    虽然手腕上的锁深深地勒进了他的肉里,但他丝毫不觉得疼痛,依旧满面红光地大笑着,连声道:“快起来。”

    程默规矩地站起身,笑望着男子。

    “没想到我厉天玕(gan)在有生之年,还能觅到如此出色的一名传人,当真大快人心。”男子厉天玕高声大笑,“程默,从今天起,我定会尽心尽力地教导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