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洞察万物 > 第八十六章 结果(上)

第八十六章 结果(上)

推荐阅读: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修罗丹神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漆黑的夜空中,几点寒星闪烁。

    程默抱着双膝,坐在程家的小黑屋的角落里。他面前放着一份干巴巴的白菜豆腐,还有一碗米饭,但是他一口都没有动。

    被关在小黑屋里已经有两个小时了。

    听说自己被关在小黑屋里的同时,刘宁、程睿、程冠三人也被关在了不同的房间,程戮对他们分开审讯。这都过去了两个小时了,也不知道程戮审得如何了。

    这程戮倒也有些手段,知道把他们三人分开审讯。不过以程睿和程冠那怨毒的心情和狡猾的性格,料想他们也不会说实话。只能指望刘宁屈于程戮的威严,能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还原了。

    “吱呀”一声,小黑屋的门被推开了,程默抬起头,借着黯淡的月光,终于看清了来人:正是爷爷程戮。

    “审完了?”程默心中暗道。不过他没说出来,因为他现在不想说话。

    只见程戮摇了摇头,看起来很疲劳,而且心情也不大好。

    程默瞅了他一眼,想起下午程戮不肯告诉自己实情和经过,顿时一阵邪火也涌上心头。看到爷爷进来,他耍小脾气地转过了头,并不搭理程戮。

    程戮站在门口,忽然叹了一口气。

    “他们三个,竟然给了我三套说辞……”程戮疲惫地摇了摇头,“其中还有不少自相矛盾的地方。我瞧也只有刘宁那小子说得合情合理,而程睿和程冠两人各有各的说法。现在,我心里大抵上也推测出了事情的完整经过,但还需要听你一遍你的解释。默儿,你现在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吧,不要撒谎,要是被我发现半句谎话,我可要重罚的。”

    程默看了程戮一眼,但见后者神色十分严肃。

    程默慢慢地转过头,面对着程戮,说道:“我告诉你妖兽界里发生的事情的真相,你也告诉我,我父亲当年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怎么样?”

    没想到程默到了这时候还跟自己谈条件,程戮猛地皱了皱眉头,心情不悦地干笑了两声。

    “现在你做错了事,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你只能老老实实说出事情的真相;你若不说,我便按照我的理解来处置你。”

    程戮何曾用这种语气和程默说过话?自打程默进入程府以来,程戮疼惜他无父无母,对他当真是百般照顾。然而今天,却变得严苛凶狠起来。

    程默瞥了他一眼,脾气骤起,他站起来大声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你若是觉得我不配做你们程家的人,那我就走。父亲的事情,我会自己去查!”

    说完,程默大步往屋外走去。

    “站住!”程戮伸手拦住他。程默却视若罔闻,猛地催动体内灵力,想推开程戮横在门口的手。不料对方的手似乎钢铁所铸,一条干枯的手臂竟然横在空中纹丝不动,程默猛地撞了两下也没能撼动半分。

    “程默!”愤怒的声音炸雷般在耳畔响起,“你做错了事还不认错,竟然顶撞长辈。现在,我便罚你去天罚台上悔过!”

    “我没做错事,我不需要悔过!”程默大声辩解。

    程戮不由分说地抓起程默,提起他便往门外走去。

    程戮虽然年老,但身材骨架倒是高大,而程默却是一个十二岁多的少年,个子矮小。程戮抓着程默,几乎是用提的,便把程默提出了门外。程默的双脚悬在空中,不断地挣扎踢打,而程戮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提溜着他,大步走向天罚台。

    天罚台是一个圆形的露天石台,高出地面半米多。程戮抓起程默,猛地提气,落在了天罚台上。

    程戮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程默,“大声读一遍,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吧!”

    说罢,转身跳下了天罚台。

    “滋”地一声,天罚台四周出现了一道圆形的光幕,将程默笼罩在天罚台中。程默怔了怔,伸手触碰到了那层光幕,一道汹涌的灵力反弹而来,他竟然被困在了光幕当中。

    程默怒极,挥动拳头朝光幕打去,只听“咚”地一下,拳头好像打进了柔软的沼泽泥地里,接着猛地又被反弹回来。程默抬起右腿,使劲向光幕踹去,又是“咚”地一声,好像踢进了棉花堆里。

    这光幕好似是灵气汇聚而成,而且灵力强于自己数十倍,程默打不穿也出不去,只能站在灵力光幕里气鼓鼓地干瞪眼。

    耳边传来洞察万物的声音,“主人,这灵力光幕的防御力强于你五十倍,你恐怕是出不去了。乖乖地照着程戮的要求,把家规大声读一遍吧,读完了,这个光幕自然就会打开。”

    程默把小册子往脚边一扔,头一扭,“不读!”

    他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气呼呼地望着光幕外面的程戮。

    程戮见他不读,便是皱了皱眉头。这小子的倔强脾气上来了,跟年轻时候的自己有点像。他虽然有些欣赏这孩子的倔强脾气,但是毕竟程默也算是犯了事,这时候犟起来只会让人感到头疼。

    “臭小子,你最好现在说说,在妖兽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没做错事,老夫自然不会怪罪于你,大不了也就罚你读读家规。但你若是执意不肯说,那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了……”程戮沉下脸,一字一句地道。

    其实程默消失的这三个多月,程戮也察觉到了什么。尤其是他看到程睿和程冠鬼鬼祟祟地总在商量什么事情,甚至与外头武馆的刘宁结交,程戮隐隐觉得他们的布局和程默的失踪有关。

    但,程戮以为他们是小孩子打闹,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自己一时疏忽竟然发生了这等事情。

    经过此番的审问,程戮获知的事实已经**不离十了。

    刘宁面对程家威严的族长,没有半句谎话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他作为外头的人,与程家并没有太多的利害关系,所以选择了实话实说。包括程睿和程冠如何把程默围困在妖兽界里,又给自己重金来捉拿程默,并且还偷偷告诉自己,程默身藏高阶功法,想以此诱惑自己活捉程默。不过刘宁省去了活捉程默要干什么,否则就成了助纣为虐之辈了。

    虽然刘宁省去了部分事情,但程戮还是隐隐猜到了。看起来是程冠碎了手,程睿受了重伤,好似程默在欺负人,但实际上始作俑者并不是程默,而是程睿和程冠两人。

    程戮怀着这样的心思,再找程睿和程冠问话。这两人把事情推得干干净净、拒不承认,还把事情全都怪在了程默头上。但这两人却给了程戮两套不一样的说辞,加以对照,错漏百出。程戮直听得怒不可遏、气不打一处来。

    程冠已经没有右臂,今后成了废人,老天已经对他进行了惩罚。倒是这个程睿,胆大妄为、为非作歹,也怪自己平时太宠溺于他,此番非要好好对他教育不可。

    最后来小黑屋里找程默,只要程默的口供与刘宁一致,他就会重罚程睿、轻罚程默。但没想到,程默一看到自己,便摆了一张臭脸,还口口声声说程家不收留他,他便自己出去调查父亲的事情。

    程戮见过捣蛋的小孩,但这般蛮不讲理、自以为是的臭脾气小孩,还真是不多见。老爷子一下子气往上冲,便抓着程默到了天罚台,想借此机会驯化程默。

    不料程默是个硬骨头,宁可被困在天罚台里也不愿意读家规。眼看这小孩可怜兮兮地坐在光幕中央,满脸倔强的可怜神情,程戮到底心头一软。程默此刻衣衫褴褛、灰头土脸,这小子想必在妖兽界里吃了很多苦头。程戮柔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天爷爷对你算是轻罚,你也要识趣,让你读家规,你便读就是了。你若不了解程家家规,下次又做了违反家规的事情,爷爷岂不是要重罚于你?”

    程默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程戮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你在这里头冷静冷静吧。”说罢,转身离开了。

    ……

    将程默留在了天罚台上,程戮肚子回到了程家议事厅。

    大深夜的,但见议事厅里灯火通明,程正坚、程东飞、程子坤等人聚在厅中,你一句我一句,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看到程戮进来,这三人才站起身来,“父亲。”

    程戮“嗯”地点点头,“还不休息?”

    程正坚好像是被踩着了尾巴的猫,一下子激动起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哪里睡得着!父亲,那程默怎样了,认罪了吗?”

    程戮沉吟半晌,忽然干笑了起来,“呵呵,正坚啊,你平日管教儿子是不是太疏忽了一点?刘宁没有把事情的经过说与你听么?”

    程正坚一怔,“没有啊,说什么?不是程默弄断了程冠的右手,打伤了睿儿么?”

    程戮摇摇头,“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当下,他把刘宁招供的原话都一五一十转述了一遍。

    众人沉默地听完事实经过,皆是面色凝重。

    “没想到睿儿胆子那么大!”程正坚脸色变得很难看,毕竟是自己管教无方,才会让程睿做出这样为非作歹的事情,“不过……父亲,难道刘宁就没说,他们为何要这么对付程默么?程默定是对他们做了什么,惹怒了他们,才会联手对付程默的。”

    “呵呵,你是睿儿的父亲,你若有所袒护,我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件事情,结果已经很明确了,这两个孩子将程默逼进了九死一生的妖兽界里,让他躲了三个月;布置天蚕丝陷阱,想要程默的性命!无论程默之前做了什么,都没有伤害到他们的安危,而他们这般做法,已经严重地违反了程家家规。正坚,你需要好好考虑如何管教你的儿子!”程戮板着脸道。

    听到程戮对程默白般袒护,程正坚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当真是难看至极。

    “父亲……”程正坚张了张嘴,有话要说。

    “明天再说吧,我困了。”程戮摇摇手,有些萧瑟地道。

    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老爷子终于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他告别了三个儿子,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