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章

    易西辞原想着是去市场买点儿吃的自己回去做的,她早上刚去上班就被通知换了岗位,从民生版块换到了商业金融,工资的事情还没说,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做深度调查的杂志社来讲,肯定其他部门都没有民生那边工资高。工资怎么样了,易西辞还不知道,钱肯定要省着点儿花的,加上她原本就不太喜欢在外面吃饭,回国这小半年来,还是她自己做饭的时候多一些。

    但是她头很晕,也不太想吃饭,心里一直作呕,易西辞觉得自己可能是下午那会儿在空调房和外面反复进出弄出来的,也没有心情再去做饭,买了一盒藿香正气液,喝了两支,澡也没洗就上床睡了。

    他们租的地方是老房子,易西辞跟乔燃确定关系不久就住到了一起,乔燃家里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豪门,在这个城市里面勉强能够称上小康,他父母都是吃公家饭的人,公家饭么,稳定,却确实不太高。医学专业又是个相当花钱的专业,这些年供乔燃读书已经不太容易了,更别说要给他在市中心租一套各方面都过得去的房子。乔燃现在在医院实习,拿的是实习工资,不高,勉强够他一个人的花销,有的时候碰上突发事件,还要问易西辞拿钱,更别提他身后还有个动不动就需要乔燃付出金钱的江南北了。易西辞估计,乔燃一个月两千多块钱的实习工资,除去他自己吃饭,大半都花在江南北身上了,至于她这个正牌女友,非但花不了他一分钱,好多时候还要倒贴。

    就是这套房子都还是易西辞花钱租的呢。她没有房子,如果还在美国,她有没有房子无所谓,因为国情不一样,那边买房子也相对来讲容易一点儿。但是回到国内,回到s市,一个无父无母的女孩子,没有一套房子,感觉到处都低了人一头。易西辞想存钱买房,但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她像个无根浮萍一样,要买房谈何容易。

    就只能节约再节约了,希望房价降一点儿,她的工资涨一点儿,然后公司什么时候能考虑到租金的原因离市区远一点儿。虽然各处都很渺茫,但是人总是要有点儿念想的不是?

    换成其他女孩子,对乔燃用自己的钱的这种事情肯定早就有意见了。但是易西辞没觉得,曾经的家庭环境让她养成了一种对金钱没什么概念的意识,她觉得,反正她的钱乔燃的钱都是一起的,何必分那么清楚。尽管她现在早已经不是那个被父亲捧在手心、无忧无虑的少女了,她的这种观念都没有变过。既然都是大家一起的,那又何必分个你我?乔燃花了些钱在江南北身上,易西辞也觉得没什么,她从来对这些没什么概念,说出来徒伤感情,又何必要为了随时能够挣的钱伤害她跟乔燃之间的感情呢?

    钱来得相对来讲容易一些,但是感情,尤其是对现在的易西辞来讲,感情太艰难了。所以她就算知道想乔燃每次都会忍不住去看江南北,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他。

    趴在床上的时候,易西辞在想,可能这样的原谅维持不了多久了,因为她感觉,自己的感情好像要被磨光了。

    她对乔燃的感情就像一杯水,是从高中开始就一点儿一点儿注进去的,到了后来她回国,恰好乔燃在那个时候朝她伸出了手,把原本就已经被时光蒸发得差不多的水重新注满,让她觉得好像又重新被爱包围起来了一样。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个相当丰沛的女子,被爱情浸润着,可是现在,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和拖延,再次让她水杯里面的水一点点地消磨下去。没有新的来源,水杯又只有那么一只,就算没有江南北,也会慢慢没有的。

    易西辞他们杂志是半月刊,前两天直接就是通宵,今天稍微好点儿结果就碰见调岗的事情,谁都知道她这是在给刘峰背锅,但是偏偏她反抗不能。易西辞身心俱疲,倒在床上没多少时间就睡了过去。睡梦中她非常不安稳,梦一个接着一个,光怪陆离,却又偏偏有迹可循的样子。心中的恶心还是没有压下去,两支藿香正气液不够,易西辞虽然困极了,但还是爬起来烧了一壶水,就着开水,再喝了两支。

    已经九点过了,乔燃还没有回来。老房子里就她一个人,黑漆漆的好像她不是在可以给她提供安全的房子里,而是在个怪兽的嘴里,直接张口,把她整个吞噬进去。比起当时就死了,这种让自己看着自己死的方式,更加让人觉得煎熬。

    她低头笑了笑,像是自嘲又像是安慰。原本以为有了男朋友她就不再是一个人了,现在看来,好像无论有没有男朋友,她都是一个人。乔燃不是一个可以跟她同呼吸共命运的人,易西辞知道这一点,但她还是忍不住要跟乔燃在一起。大概是因为,她太害怕一个人,也没有底气在这个社会中,找到一个真的能跟她同生同死同笑同痛的人。既然都一样,乔燃不乔燃的有什么关系?还是乔燃吧,起码自己爱他。

    易西辞胡思乱想了一阵,打开电脑开始写采访提纲,写到一半有电话进来,易西辞一看上面跳动的那个名字就头疼,却不敢不接,“喂,峰哥。”

    “你休息啦?”是刘峰

    “没。在写提纲呢。”听见她在写提纲,刘峰声音一下就紧张起来了,“简方知让你采访了?”

    “现在还没定,他前台那边说的帮我沟通一下,我先把提纲弄好,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她把之前前台告诉她的外交辞令拿去糊弄刘峰,并没有告诉他智美那边已经不让采访简方知了。贺翔青的事情,必须要到了最后才能拿出来,太早告诉他,他一顶“不尽心”的帽子扣下来,闹到老总那儿去,易西辞一样讨不了好。

    “哦。”听到易西辞这样说,刘峰稍微放心下来,“那行吧,那你写,我就不打扰你了。”看着刘峰把电话挂断,易西辞嘲讽地笑了笑。她知道他今天晚上忙不迭地打电话过来是“刺探敌情”的。刘峰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溜须拍马总是跑得最快的,偏偏老板再喜欢听好话,也要你能干出实际工作来,要不然溜须拍马就成了你唯一的本事了。

    易西辞小半年前回国,履历漂亮,又当过战地记者,各方面都很出众,加上年龄资历摆在那里了,老板一看就很满意,当即拍板决定让她留下来,甚至怕她被人抢走,当天就让她签了合同。公司两个王总,一个大王总一个小王总,没有血缘关系,但是都姓王,大家都这么叫了。招她进来的是小王总,因为大王总对刘峰工作不太满意,正寻思着要把他给换掉,易西辞各方面都入老板的眼,她就是那个顶替刘峰的备选人之一。

    但空降部队不是那么好当的,毕竟一个版块的领导是需要经过多方面历练的,不仅是需要文章写得好就行。易西辞又是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对国内什么事情都不清楚,两个王总并没有直接让她顶替刘峰的位置,只是对她委以重用,明面上是叫她多学习,熟悉国内媒体的流程,其实是在观察她,看她适不适合那个位置。

    易西辞也不负众望,一连三个专题都做得让人非常满意,之前觉得她穷的刘峰也感觉到了威胁,干脆使了绊子,让易西辞阴沟里翻了船。

    易西辞一门儿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根本不擅长这些,如何能够抵抗住这些阴险手段呢?被强行背锅的时候,她甚至因为没有保留证据,连一句有利于自己的话都说不出来。传媒不同于其他行业,稍微一句话不对就有可能招来牢狱之灾,各部门上上下下都噤若寒蝉,谁知道一个不留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刘峰忙着帅锅,把自己从这里面摘出去,毫无根基又是他眼中钉肉中刺、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的易西辞就这么被顶上来了。种种证据,不管是伪造的还是不太相干的,都指向了她,除了认下,再无办法。

    易西辞知道明天杂志社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解决,调岗的事情刘峰提出来小王总就同意了。易西辞知道他的意思,一方面他是想保她,趁着大王总出差没回来之前先把易西辞处置了,摆出姿态来,另一方面也是想把自己从这里面摘出去。都是萍水相逢,易西辞谁也不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在顾念情分了,要不然他大可以把易西辞开除了。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让一直看不惯她的刘峰钻了空子。

    一击不成,又使出了毒计,故意让她去采访简方知。谁都知道简方知是块硬骨头,如果她这个采访再做不好,那之前在领导心中建立起来的形象可就大打折扣了。刘峰这个主编的位置,也就暂时坐稳了。

    他不思进取,一味只想着怎么去打击对手,易西辞很想告诉他,就算他把自己给弄下去了,他这种货色的,人人都可能是他的威胁,他可以打到一个易西辞,难道还能把所有人都打倒吗?目光短浅如此,一辈子的成就也就那样了。

    易西辞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思考着明天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大王总,门“咔嚓”一响,她的思路被打断,偏头一看,是乔燃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