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豆包番外二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豆包番外二

    他想起他母亲,又不禁悲从中来。感觉家里那么多大人,没有一个能明白他,没有一个能贴近他的内心。舒叶辉浑然不觉自己儿子已经陷入了一段苦恼当中,犹自在那里说,“不喜欢你也没什么,年轻时候的感情嘛,多少都成不了,那都是用来打怪练级的——”

    “所以你跟我妈的感情,也是用来打怪练级的吗?”舒叶辉话音未落,舒艾维就爆发出一声大吼,少年的声音清越,带着几分变声期的磁性,配上他的话,听得舒叶辉一愣。

    他猛地一个刹车,还来不及组织语言劝解舒艾维,他已经不顾车流,直接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少年腿长步子大,很快便消失在了车流当中,、剩下身后一片司机的大骂声。

    舒叶辉抬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不见,一时之间心中五味杂陈,反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儿了。

    舒艾维下了车,钻到了一条小巷子里面,后面一静下来,却又不知道该去哪里。他才从田蜜那里回来,走到半路上,因为心情不好,突然联想到他妈妈,跟他爸爸生了气,又不想再回去。回去了,田蜜和姥姥肯定要问,但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解释。他谁都不想说,谁都理解不了他,既然如此,又何必还要浪费唇舌?

    舒艾维找了家网吧坐下来,把手机关了,专专心心地开始上网。他并不常打游戏,总觉得那东西是虚幻的,人在那里面久了,容易认不清楚现实。但是游戏对现在的他而言,却是一件实实在在的好东西。

    舒叶辉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舒艾维消失的路口,直到后面司机震天响的鸣笛声才把他的神志唤回来。他连忙调转车头,朝田蜜他们家开去。

    舒叶辉到了田蜜他们家里,那边正要睡觉。见他去而复返,都以为有什么事情。舒叶辉见舒艾维不在,犹豫了一下才跟他们说了刚才舒艾维突然发脾气,拿当初蔡一一的事情来指责他,还跳车走了。

    舒艾维一向性格平和,是老师家长眼中那种乖学生,突然跳车离开,算是他做得比较出格的事情了。魏玉琳一听到说舒艾维不见了,还是舒叶辉一句话引起的,原本对他就没有什么好印象,这下更是把责任全都推在了他身上。“你这几天究竟跟豆包说了什么了?他这几天一直不对。”就算是教师,老了那也是个绝经了的女人,拥有这个团体普遍的不可理喻,“肯定是你的错,肯定是你自己平时不检点,让他想到了他妈妈。都怪你!”

    眼看着魏玉琳越来越激动,田蜜连忙拦住她,“魏姨,你先别急,豆包多半是在半路上没有来得及赶回来。你知道的,他爸爸开车过来,豆包走路,肯定没这么快。他那么大一个人了,又是个小伙子,不会有事的。”

    舒叶辉听到魏玉琳的指责,原本就一直沉静的面容显得有些悲伤。偏偏他面对这个老人,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蔡一一已经死了,她用她的死亡在舒叶辉的生命当中打上了阴影,余生那么长,他将会一辈子都生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有的时候舒叶辉也在想,蔡一一这样做是不是故意的。她是不是早就猜到会有今天,会有他这样左右为难的一天。然而她已经不在了,要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有一天斯人可以入梦,他倒是很想问她一句,万一他丝毫没有愧疚呢?万一他早就已经有了更爱的人呢?那她让田蜜把孩子送到自己身边,不是要毁了孩子一辈子吗?

    可惜这些都问不到了。再多的疑问,他都没有答案了。

    魏玉琳说了他两句,当是发泄情绪了,正好田蜜出来打圆场,就愤愤地坐下来,冲舒叶辉翻了个白眼儿,“豆包真要有个什么事情,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哪里有那么严重。”田蜜端了杯水递给魏玉琳,“豆包那么大个人了,他又一向懂事听话,不会有事的。”

    “正是因为豆包从来都很听话,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情,我才担心啊。”她叹了一声,“你不知道,越是听话的小孩儿,叛逆起来越麻烦。”

    田蜜笑了笑,“不会的。你要相信豆包,他是这会儿心情不好,过了就没事了。”

    魏玉琳没有做声,叹了口气,恹恹地坐在沙发上,神情之间满是担忧。

    田蜜也给舒叶辉拿了杯水,低声劝道,“豆包会没事的,你也不用太自责。”

    他可以不自责吗?虽然不知道豆包为什么突然发火,但是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做的事情伤害了他,他今天会这样突然跳车吗?说到底啊,还是自己不好。

    舒叶辉揉了揉脸,感觉到一种从心里生出来的无力感。他面对那么穷凶极恶的对手都没有这样过,偏偏在面对自己孩子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们父子俩的隔阂由来已久,随着年龄增长,就像是一块旧疾一样,越发难以根除。时间一长,竟找不到合适的方法,他们两个也就越发疏远起来。

    今天晚上的事情,舒艾维虽然是无心之言,但却说明,他其实对他母亲的死因早就一清二楚。大人们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过,这是他自己,根据大人的只言片语推断出来的。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其实这个孩子,比他们想的要早慧很多?他心里一直装着事情,从未表露。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到了气头上面,大人们多半都还不知道他心中藏了事情。

    是啊,谁会想到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老师家长眼中的好孩子,外表看上去阳光乐天的小伙子,会装了那么多事情在心里呢?那些心事,是不是就像苔藓一样,阳光永远照不到?

    田蜜觉得有些挫败,她一直想让豆包快乐无忧地成长,给他最大最多的爱,没想到他心里还是藏了那么多不愿意告诉其他人的事情。

    她在阳台上叹了口气,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侧头一看,是曾向隅。

    这个人才是,好像什么苦难和悲伤都不会在他身上存在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如既往地中二和幼稚,丝毫没有长大。

    不,也不对,他其实比以前有担当了很多,只是因为中二幼稚在他身上占得比例太大,她这个当老婆的都忽视了而已。

    看到他过来,田蜜问道,“把你吵醒了?”

    曾向隅在陪饺子睡觉,刚才舒叶辉来没有叫他,现在才出来。

    他摇了摇头,“不是。我看女儿睡着了,就出来了,正好碰上。”他走到田蜜身边问她,“怎么了?”

    田蜜轻轻叹了口气,“豆包今天突然吼了他爸爸,还把他妈当初的事情拿出来说,跳车走了,现在都没消息。”

    “你担心他?”

    田蜜先是点了一下头,马上又意识到曾向隅说的“担心”跟她的“担心”不是一回事情,连忙补充道,“我不是担心他今天晚上,我是觉得......这孩子好像跟我预想中的不太一样。”

    曾向隅就笑了,“你预想中?你预想中的舒艾维是不是软软的很听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就没有一分心思,每天跟个傻白甜一样?”

    田蜜语塞。虽然曾向隅的描述很有问题,但是仔细想想,发现确实如此啊。大人眼中,听话的小孩儿不就是成绩好,乐观向上又开朗吗?可是如果连自己的心思都没有了,那还是不是又有问题了?

    曾向隅见她怔忪,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看,你自己也被问住了是吧?”他居然还能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架势,跟田蜜谈话,“小孩子大了,始终都会有他自己的想法的,当家长的不要管那么多。有的时候,心思重并不是什么坏事。你当家长的,不可能一辈子都在他身边吧?他始终还是要自己独立出来做事的。豆包的家庭是跟一般孩子有些不一样,但你们也不要用想的那么......那么不一样吧?”

    “那么多家庭不完整的孩子都平平安安长大了,也没见出个什么问题。你们啊,一味地把孩子娇养起来,经不得风吹雨打,将来一样经不住事情。现在只是跟他爸吵了一架,如果将来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那你们两个不是要整夜不睡,日子也不过了就为了他的事情担心吗?”

    “再说了,男孩子原本跟父亲就不是那么亲近的,何况现在正是青春期,他们父子俩吵几句也很正常,不用管那么多。”曾向隅从来心大,但是这一次,田蜜却觉得,也许他说的有道理?

    男孩子原本就应该拖出来历经风雨,豆包知道自己母亲的事情也没什么坏处,只要正确引导,也不会生出什么事情来。况且,她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她自己知道,做事情有分寸,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

    听到曾向隅这么说,田蜜也放心不少。他亲了田蜜一下,“放心吧,你白天累了一天,不用担心那么多。我去找他爸爸谈谈,他们父子俩没什么大问题。”

    田蜜点了点头,看着曾向隅朝另一边阳台走过去。

    舒叶辉在那边烟都抽了小半包了,曾向隅一进去就被那股味道给冲了出来,“你坐在这里也不觉得有问题么?”

    舒叶辉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做声,又低头狠狠地抽了一口。

    曾向隅见他这幅样子,感觉也没什么好说的,原本打算离开,但是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对他说道,“你打算就这样一直抽烟抽死吗?”

    舒叶辉不理他,曾向隅又说道,“你别把事情想太复杂了,豆包那孩子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闹别扭也是一时的事情,不会有事的。”

    舒叶辉苦笑了一下,曾向隅现在老婆孩子热炕头,当然不会理解别人的苦了。他跟舒艾维本来就跟一般的父子不一样,何况中间还隔了他母亲的死,想要修复关系,太难太难了。

    其实现在想想,觉得豆包不亲近他也是有原因的。他一直都很依赖田蜜和魏玉琳,那毕竟是一手带大他的人,还都是女性,从感情上来讲,跟自己亲近也是应该的。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舒叶辉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豆包的感情从他姥姥和妈妈身上移回来。加上......他只要一看到豆包就想起他妈妈,他实在不愿意面对这个孩子。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豆包对他心生怨气吧?

    曾向隅看他那副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孩子呢,年龄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很正常,你不要总是想东想西的。他未必就是真的对他妈妈的死耿耿于怀。他跟蔡一一,连面都没有见过,能对他妈有多深的感情?今天晚上冲你那一句,可能还是你说话不注意把他惹到了。你下次注意就好。”

    见舒叶辉抬头朝他看来,曾向隅就乐了,“看我干什么?我说的没道理吗?青春期的孩子,无论男女,跟他们相处都要相当注意,很多大人忽略了。”

    见曾向隅说的煞有介事,舒叶辉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很苦,“你倒是懂得多。”他这个当爸爸的,跟人家这个当爸爸的,还是差得有些远。

    “那当然。”曾向隅听见舒叶辉夸他,要不是顾忌着眼前这个人心情正不好,他的尾巴多半都要翘到天上去了,“我可是看了好多这方面的书呢。”说完曾向隅又有些讪讪的,“那什么,不是我不把舒艾维当自己孩子,只是因为......你还在,有些事情我不好暂代父职,不好说。”

    “豆包呢,好孩子肯定是个好孩子,这会儿闹了别扭,下次你要再注意。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快,又正是青春期,你不能再把他当个孩子一样对待了。他其实很想得到认同,你就从这方面来跟他谈吧。”

    舒叶辉正要点头,曾向隅手机却响了,他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连忙对舒叶辉说道,“是豆包打电话过来了。”他接完电话,简单地嘱咐了两句,挂上电话对上舒叶辉充满渴望的眼睛,“好了好了没事了,他等下过来,你也早点儿回去吧,等田蜜问清楚为什么,再跟你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