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冰糖乳鸽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章

    身后有脚步声,顾奕之从书中抬起头往后面看了一眼,发现原来是他姐姐顾芸。顾芸走上前来,轻轻扶住顾奕之的肩膀,“我看你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吃不下?”

    “不是,是没什么胃口。”顾奕之把书放在旁边,他知道姐姐找他,是有话要跟他说。

    顾芸笑了笑,说道,“白天陈骁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啊,他一个孩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顾奕之摇头,“怎么会?”他也不至于会小气到要跟个小孩子计较吧?

    顾芸小心地查看了一下他的脸色,发现他眉间依然有几分郁气,如果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顾芸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原本想劝顾奕之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他们家都是医生,最注重养生了,平常吃东西难免会为了健康损害口味。顾芸夸张地叹了一口气,问顾奕之,“今天那青团我听妈说是哪个店送过来的?口味很不错啊,那家店在哪里?我什么时候也请你们一起去吃吃看。”

    “就是老田私房菜馆。”顾奕之凭着记忆把地址告诉顾芸,“我听妈的口气,好像还很熟悉的样子。”

    “哦,原来是那家。”顾芸露出惊讶来,“他们家在s市做了很多年了,我记得前几年不是关门了吗?又开了吗?”

    顾奕之点了点头,对田家私房菜他了解不多,不能像姐姐和妈妈一样,说点儿什么出来。顾芸被美食一吸引,已经完全把之前对顾奕之的担心扔到了九霄云外,“他们家味道很好的,而且干净。就是要等。”顾芸有些怀念地说道,“吃顿饭还要排队,很多人都觉得麻烦,不过我觉得他们家的菜,的确值得那么麻烦。”她偏过头来问顾奕之,“今天的青团是他们家送过来的啊?怎么会突然想起跟你送了呢?”

    眼看着对话的内容又要滑到查户口上面去了,顾奕之没好气地把书一丢,对顾芸说道,“他们家的老板是我以前的病人,人家店子新开张,当然要跟其他人搞好关系了。这不跟你们平常出去买衣服,新专柜打折一样的道理吗?”

    “哦。”顾芸拿眼睛看了一下顾奕之,发现他的确没有其他的意思,眼中还压抑着只有她这个当姐姐才熟悉的烦躁,顾芸连忙见好就收,对他说道,“既然是你病人,那以后去吃饭,报你的名字,是不是可以不用等啊?要是能打个折那就再好不过了。”

    顾奕之木着一张脸,“哦,我认为你弟弟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眼见着顾芸还想说什么,顾奕之干脆从竹椅上起来,抱着书回到了卧室。

    那间房,记载了他过往的所有岁月,虽然这些年装修了几次,但大体格局没有变。顾奕之轻车熟路地把书放在书架上,拉开了抽屉。他出国几年,那段时间好像戛然而止了一样,在这间房子里找不到任何痕迹。回国前好多东西都没有带,只带了他认为比较重要的。除了那些医学原典,就只剩下这个了......

    他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许多像扣子、领针这样零零碎碎的东西,其中一张两寸左右的小像,安放在里面。顾奕之将它拿起来,目光凝视在那张相片上。照片上的人是个女孩子,大概十□□岁的样子,眉目深邃,却又带着东方人的柔和,是个很漂亮的混血儿。他的目光中,带着缱绻和眷恋,让一向疏离高傲的他,陡然有了几分烟火气息。

    风中传来一声叹息,不知道是谁的,顾奕之闭上眼睛,睁开时又恢复了往常的那副冷淡模样,他将那张小像重新放回到盒子里,正好小胖子陈骁在门外叫他,顾奕之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顾芸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她要是不在医院,在其他地方工作,按照她这个行动力想必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来。她前脚才问了顾奕之私房菜馆的事情,后脚就带着陈骁订了一桌。不过她可不敢说她是顾奕之的姐姐,她亲爱的弟弟原本脸色就不怎么好,她怕自己这样说了,今天晚上要被他给扔出去。

    时间定在周四晚上,那天他们家一家人都有空,陈骁听说要出去吃饭,开心得在家里转了几个圈儿。他妈和他外婆做的莫名其妙带着中药味儿的药膳,吃得正在长身体的他简直想去死一死。

    田蜜也是到了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来吃饭的人是顾奕之他们,院子当中刚刚洒过水,中间那颗桂花树已经开花了,连带着头顶的广玉兰,在傍晚发出清甜的香气。顾奕之就是在这一片香气当中走进来的,身形修长,好像一颗被雨洗过的树一样。田蜜看了他一眼之后便觉得不敢再看,连忙低下头,将准备好的菜单递给他过目。

    顾奕之刚刚下手术,整个人累得不行,根本没心情看这些。他将单子递给顾芸,谁知道她连看也没看一眼,就直接对田蜜说道,“你定就好。”田蜜点了点头,拿着菜单转身过去了。

    菜是下午的时候就准备好的,她只需要下锅就行。考虑到老人口味,田蜜早就用砂锅煨好了鸡汤。鸡是农家买来的乌骨老母鸡,只喝汤不吃肉,她加了些红枣枸杞进去,甜咸适中,老人小孩儿都合适。

    但这并不是主菜,真正见功夫的是后面那道冰糖乳鸽。和其他人炖乳鸽不一样,田蜜是将鸡掏空,将冰糖、陈皮和弄干净的鸽子放进去,鸽子的肚子里被她放了火腿丝和燕窝,最后将鸽子肚子和鸡肚子一起缝好,就这样扔进砂锅里,小火慢煨六小时,等到鸡汤的味道慢慢浸入了鸽子之后,这道菜也就差不多了。

    鸽子肉本身的香气,混合着陈皮的味道,鸡的口感和鸽子的口感并没有混合在一起让人分不清楚,反而泾渭分明地交织在一起,给人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这顿饭吃得顾家人相当满足,连顾奕之这个平常不怎么在乎口腹之欲的人也被那鸽子汤一喂,好像是泡了个热水澡一样,整个人都懒洋洋地放松了起来。

    陈戈也算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了,但是真正的私房菜还是跟店里的不一样。他夹了一块子菜,对大家说道,“你别说,这味道这心思也值得等那么久。”正好田蜜拿着一盒包装好的点心出来,听到这话,笑着说道,“你们喜欢就好。”她将那盒点心放到顾芸面前,说道,“没什么好送的,我自己做了些点心,想来小孩子应该喜欢。”

    “这怎么好意思呢。”顾芸嘴上虽然在推辞,但手上却没动作,田蜜笑了笑,没做声,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看了一眼顾奕之,大概是经过了休息,他脸上那种倦色已经褪去不少,整个人很放松地坐在椅子上,连带着往日的那种疏离也消失了好多。

    田蜜本想对他说点儿什么,但是周围这么多人,她又怕自己的话给顾奕之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又咽了下去。这些年,她看起来好像已经跟以前的性格有了天壤之别,然而真正等到需要见真章的时候,田蜜还是会一秒钟变怂人。

    她跟顾家的两个女人唠嗑了一会儿,正要送他们出去,一个小身影像炮弹一样从门口撞进来,一下撞到田蜜的腿上。他伸出爪子抱住田蜜,再也不撒手了。

    田蜜低头看了一眼,豆包低着头,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脖子,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明显。豆包抬起头,正要叫“妈妈”,旁边的魏玉琳跟上来,连忙把他提到一边,“做事呢,别闹啊。”魏玉琳退休之前是中学教师,当了几十年的班主任,专治各种熊孩子,只要她一拉下脸,豆包儿再想闹,也不敢了。

    她生怕豆包那句“妈妈”叫出口,连忙带着小孩子进去,田蜜心中有些酸,却不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强打着精神,把他们送了出去。

    她回去的时候,店里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了,田蜜让他们先走了,这才上了楼,去看魏玉琳。

    豆包正缩在魏玉琳怀中,脸上还挂着没有完全擦干的泪水,田蜜看得一阵心疼,走过去将豆包抱起来,哄了他一阵,这才把他哄开心了。田蜜又给他拿了块点心,把他放到院子里去玩儿了,等到他离开了,田蜜才坐下来,对魏玉琳说道,“你又是何必呢?”

    魏玉琳脸色也不怎么好,豆包是她一手带大的,她也心疼,但是......她眼中暗了暗,对田蜜说道,“这世道,对女孩子从来都很苛刻,要是让人知道你还有个孩子,你将来怎么嫁人?”

    “那又怎么了?”田蜜觉得这根本就不是问题,“他本来就是我的孩子,况且这事情又不能藏一辈子。”

    魏玉琳朝她勉强地笑了笑,到了嘴边的话,转了几圈儿,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也罢,田蜜一番好心,她说多了反而伤了人家的心,反正该怎么做,她自己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