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被嫌弃的胖子的一生 > 第13章 香辣皮皮虾

第13章 香辣皮皮虾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三章

    这台手术八个小时的手术做下来,整个人简直跟脱水了一样。顾奕之感觉自己就是这样在路上走着都能睡过去了。他回到办公室,换下手术服,打算在椅子上眯一会儿,没想到才刚刚睡着,电话就响了起来。

    铃声在安静的房间中响起,顾奕之几乎是从桌子上弹起来的,在看到手机上不停跳动的那个名字之后,顾奕之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原本是不想接的,但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声音却带着浓浓的不耐烦,“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

    “吃饭。吃饭这件事大不大?”电话那头的人丝毫不将他的脾气放在心上,依然用一种很欢快的语气跟他这样说道。

    顾奕之按住额角不停跳动的青筋,真的很想冲过去打人。那边的人却浑然未觉,还在逼逼叨叨,“顾奕之,你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你不饿吗?我早就饿了,要不是等着你吃饭,我早就自己一个人去了,你看我对你好吧?这么多年的情分不是白来的吧......”

    顾奕之把电话拿远了一点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过了半晌才低声说道,“在哪里?”虽然他现在根本不想去吃饭,但是他知道,要是他不答应,电话那头的人有办法说到他答应为止。一个女人是五百只鸭子的话,电话那边的那个男人起码就是五百只鸭子的平方。

    “你想去哪里?”明明是在问顾奕之,他却不等顾奕之回答,就自顾自地答道,“诶,我知道一家私房菜馆,听他们说挺不错的,上次你们趁我不在自己去了,这次我要去吃回来。”

    顾奕之揉了揉眉心,也不细想,他现在只想赶紧让这个噪音源闭嘴,“好,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什么时候过来?”要是来得晚,他想再睡会儿。

    “我已经到你办公室外面了。”说话间顾奕之的办公室门已经被人推开了,一个圆滚滚的胖子走了进来,大概是因为胖,所以整个人看上去散发着一种“神圣”的光芒,又白又嫩,好像一个巨大的糯米团子一样。

    一个男人,被人说是“糯米团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儿搞笑,但是这个人好像根本不在乎一样,“嘚嘚嘚”地走到顾奕之面前,从一个糯米团子变成了一个雪人,喜笑颜开地对他说,“走吧。”这货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吃吃,但是一个人吃难免觉得孤独,总喜欢拉个陪客。他比顾奕之早下手术台,已经在办公室休息了一阵了,这会儿正是容光焕发的时候,他心情好,哪里还会管顾奕之困得快要死了?

    顾奕之觉得自己可能是上辈子欠了他,要不然这辈子怎么会跟他有这么深的牵扯呢?此人大名叫“燕襄”,跟顾奕之是从小到大的交情,就连他出国,两人都是一个学校,只是导师不同,专业不同罢了。

    顾奕之丢下一句“我换个衣服”便把燕襄丢在了那里,转身到里面换衣服了。顾奕之精神不怎么好,不想开车,燕襄开的。趁着红灯的空当,燕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在副驾驶上已经昏昏欲睡的顾奕之,有些好奇地问道,“你做了这么久的手术,你就不饿吗?”顾奕之饭量不小,再抗饿的人,连续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怎么能不饿?

    顾奕之的眼睛在燕襄肚子上看了一眼,若有所指地说道,“我有锻炼的习惯,比较能抗饿。”

    燕襄自觉躺着也中枪,不过还是想跟顾奕之就“吃不吃”这个问题辩论一下,“我觉得呢,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我喜欢吃不喜欢运动,当然也就长胖了。”说完他还想拉着顾奕之跟他一起敷衍人生,“我觉得你这个人就是太严肃了,对自己太苛刻了,这样会失去很多快乐的。你看我,今朝有酒今朝醉,管明天那么多干什么?”

    顾奕之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十分麻利地拒绝了燕襄这个跟着他一起堕落的建议,“不好意思,我有偶像负担。”

    燕襄:......

    拽什么拽,不就是比他长得好看身材好些吗?过了五十岁,还不是一样要跟他们一起结伴去医院看前列腺?有什么好在意的。都学医的人了,看了那么多年的白骨,还这么看不开,什么皮囊啊,什么身材啊,什么长相啊,都是浮云,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反正内在都是一堆白骨,死了全都要化为飞烟,那么苛待自己干什么?

    还有,这小子知不知道现在流行的是什么?暖男!现在流行的是暖男。就是再帅,成天板着一张脸活像人家欠了他二五八万一样,就是再好看,都没有人喜欢的。

    想到医院那群小姑娘,燕襄觉得刚才这个想法有点儿不对。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嘛,医院的小姑娘,没见过大世面,不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一味地追求皮囊的美好。像他,他就不在意另一半长得好看不好看,他只希望另一半能有一双能够抓住他胃的巧手。他拍着胸膛打包票,只要能一辈子拴住他的胃了,他就能一辈子不出轨。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吃饭的地方。顾奕之抬头一眼,原来田家私房菜。燕襄还在那边叨叨,“我说,这地方离你们家可真够近的,你真幸福。”

    不知道燕襄知道了田蜜前几天刚刚送来了几盒特制的青团,会不会嫉妒。

    他虽然不常出来吃饭,但也知道田蜜这边是要提前预定的,看燕襄这幅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临时起意,顾奕之一把拉住他,“这地方要预定,你定好了吗?”别进去了告诉他们没位置,那就丢脸了。

    “怎么会!”燕襄一副“我这种资深吃货你这么看不起我我会不知道要预定”的表情,“这地方我垂涎好久了,早就想过来尝尝,肯定是订好了的。”他想到什么,朝顾奕之凑近了,挤眉弄眼地说道,“你不知道,这地方肯难订了,我还是托了关系,找了个跟我相熟的编辑,让这边老板给我们单开了一桌,要不然你以为我非要今天来吃?那是因为过了今天又要重新排队了。”

    为了吃宁愿不睡觉,拖着刚从手术台上下来不久的已经透支了的身体,专程过来。虽然这些年顾奕之已经在燕襄身上看过无数次了,但是每一次还是被他这种敬业的吃货精神所震惊。

    他看着燕襄那张胖脸,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们去的时候不是正常的饭点,里面只有他们一桌,燕襄进去之后就对刘恋抬了抬下巴,“跟你们大厨说,可以开始上菜了。”刘恋连忙点头,转身进去通知田蜜了。

    燕襄虽然是个南方人,还是个医生,吃东西却颇为重口。今天定下的主菜是香辣皮皮虾,皮皮虾比小龙虾肉质更多,吃起来更爽,也让人更满足,非常适合重口嗜肉的人。皮皮虾弄干净,加入大量葱姜蒜,用川渝地区的大红袍干红辣椒爆炒,加入适当的料酒酱油醋和其他佐料,在大火中烹调而成。里面有田蜜秘制的甜辣穿衣花生,和炸好的土豆条、花菜、小麻花,混合了皮皮虾和佐料的味道,吃一口就让人欲罢不能。

    菜端上桌子,红艳艳的一片,顾奕之家中注重养生,看见这样的菜下意识地便敬而远之。看他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燕襄一边将一粒花生扔进嘴里,一边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算是给他心爱的菜肴报仇了,“你说你,这也不吃那也不吃,在美国那几年天天吃酱油涮白菜,你还没吃烦啊?人生反正都是一死,你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没见你活得长生不老不生病啊,结果都是一样,那为什么不对自己好点儿?”

    在美国那几年,顾奕之吃不惯高热量的汉堡披萨,中餐馆为了迎合外国人的口味又不正宗,他只能自己做饭。奈何他跟燕襄,虽然有一颗过好日子满足自己嘴的心,却实在没有能做一双能做美食的手。开始还兴致勃勃,毕竟两人在家中都有人照顾,来到了国外,哪怕做个面条都觉得新鲜。但耐不住接二连三的失败,原本就不甚高的热情渐渐也就被打击得差不多了。到了后来,学习上面忙,更没时间做饭了。所以美国几年,他们两个唯一会做的也就只是炒个蛋炒饭,大多数时候都是吃酱油煮白菜。

    想到吃了几年的酱油白菜,顾奕之看着眼前这红彤彤的一片,好像也没有那么排斥了。他夹了一只虾,正要把皮剥掉,那边燕襄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将一只虾塞进嘴里,当场“嗯嗯嗯”地赞叹。好不容易等他把虾吃进去了,燕襄连忙跟顾奕之说道,“这虾太好吃了。”

    一般的虾,因为外面那层壳多少有点儿不入味儿,但是这虾,里面浓浓的全是汤汁和佐料,吃进去瞬间感觉比外面的虾好吃几倍。

    不等顾奕之验证一下这虾有多好吃,燕襄已经招来刘恋,用一种碰到知己的语气对她说道,“去去去,赶紧把你家大厨找来,我要问问他,是怎么做得这么好吃。”刘恋转身过去了,正好田蜜端着最后一碗汤出来,看到顾奕之,她脸上露出掩不去的惊喜,“顾医生。”

    顾奕之对她笑了笑,旁边刘恋赶紧过来跟田蜜把燕襄的话说了,她把那碗汤放在桌子上,对他说道,“其实也就是腌得好。虾子弄死之后,我把里面的作料全都抓在里面了,尽可能地让它入味。”她伸手指了指桌子中间的虾,“你看,我两边都开了口,让佐料尽可能地接触虾肉,这才让它入味了。”

    她说完,又看向顾奕之,笑了笑说道,“没想到是顾医生你们过来,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做这么了。”顾奕之口味清淡,重口的菜,的确不是他的最爱。

    燕襄听到这话,立刻不干了,“诶,我说妹妹,你可不能这样啊。看见我们顾医生好看,就忽略了是谁请客。这顿饭是我请,当然要按照我的口味来了。”

    田蜜像是被人撞破了什么秘密一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啊,是我忘了,不过这东西很辣,你们等下可以喝点儿这个清热的薄荷水。”她说完正要走,燕襄像是故意使坏一样,对田蜜说道,“诶,妹妹,你人长得这么漂亮,菜又做得好吃,要不然当我女朋友吧?”

    田蜜第一个反应却是向顾奕之看去,他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低头正在吃菜,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淡淡的失望来。

    来不及想这股失望出现得应不应该,田蜜已经对燕襄说道,“你别打趣我了。”她说着转身走到柜台,从里面拿出几个点心,包成两份,对燕襄,也是对顾奕之说道,“你们是熟人,送你们两份我自己做的点心。”

    既然是熟人,那就不是谁都有的。但怎样才能算是熟人,却是田蜜自己说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