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被嫌弃的胖子的一生 > 第21章 菠萝咕噜肉

第21章 菠萝咕噜肉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一章

    眼见着菜越上越多,魏玉琳还没用来,田蜜想出去看看她,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她从前面那条路走过来。田蜜带着她一边往餐厅里面走,一边问她,“怎么这么晚?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人年纪大了,担心总是大些。

    “没有,我坐地铁来的,当然就慢了点儿。”田蜜听见她这么说,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不是叫你打车吗?”说话间两人已经坐到了位置上,魏玉琳听她这么说,笑了笑,“花那个钱干什么?”

    老年人好像都比较节约,能够不多花钱就不多花钱。但是魏玉琳什么意思,田蜜还是清楚的。她们到底不是真的亲人,虽然这些年生活在一起,早已经跟亲人一样了,但是差了那滴血,一样之中又有些不一样。魏玉琳是觉得她和豆包都要依靠自己,一方面是想省点儿,另一方面是觉得,他们到底跟自己不是真的亲人,不好让自己花销那么多。

    田蜜也知道,三言两语改变不了魏玉琳的想法,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豆包坐在对面,看到魏玉琳来了,叫了声“姥姥好。”肉爪子迫不及待地伸向了他早就觊觎的肉串,他抬头小心打量了一眼田蜜,见她没什么反应,便大着胆子拿了一根儿,送到了嘴里。

    魏玉琳看了看田蜜,又看了看豆包,突然意识过来,“今天怎么会选在这里吃饭?”这地方离他们家比较远,上学的路上也不会经过,只有去迪士尼玩儿的人才有可能到这里来。

    豆包听见她这样问,拿着肉串的手猛地一颤,差点儿就把嘴戳破了。田蜜看了看他那副怂样,叹了口气,说道,“豆包今天不舒服,没去上学,我就把他带出来玩儿了。”

    魏玉琳听她这么说就知道这小崽子打的是什么主意,立刻拉长了脸,看着他说道,“你那点儿小把戏,就骗你妈妈吧。今天为什么不想上学?小小年纪,还学会逃课了。”在魏老师的眼中,无论小学大学,小班大班,只要是逃课,都是不允许的。她当了几十年的老师,积威甚重,即使已经退休很多年了,说出来的话还是让对面的豆包心惊肉跳。

    眼看着豆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发作,田蜜赶紧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魏姨,豆包今天是真的不舒服,不是骗我的。再说了,他们幼儿园缺一天两天课,也没什么的。”

    “不是。”魏玉琳说道,“现在大家对小孩儿的学习抓得都很紧,哪怕是幼儿园也一样。他不去上学,倒也不是单纯的落下课程,还有老师那边,可能会不高兴。再说了,他那幼儿园,一学期那么贵,差一天两天,那不是就亏了?学校又不可能退钱。”魏玉琳不愧是个老教师,一个不去上学就能想到这么多,田蜜甘拜下风。眼见着魏玉琳把注意力从豆包身上转移过来了,田蜜赶紧将一盘菠萝咕噜肉摆到她面前,“这个味道不错,又不酸,你们老年人吃正好。”

    田蜜觉得不错的菜,就是真的不错了。那菠萝是新鲜的,闻起来酸酸的,很是开胃,但是用盐腌过了,吃到嘴里并不觉得,反而酸甜酸甜的,很带口。脆生生的菠萝,加上混合着酱汁的肉块,里面肥瘦得宜,配上青红椒,美味极了。

    田蜜他们吃完的时候,顾奕之那边还没有结束。因为之前顾奕之的举动,田蜜不想过去打招呼,只是还是朝他那边看了一眼。没想到刚好对上他的目光,田蜜被逮了个正着,不好意思装作不见,只能跟他点了点头。

    田蜜转身带着一老一小离开了,顾奕之的目光却在她身上流连不去。他虽然不是中医,但是从小耳濡目染,多少也懂一些。田蜜的身材,还有她走路的样子,不像是生过孩子的样子。别说生孩子了,顾奕之怀疑,她有没有过男朋友都不一定。但如果她没有生过孩子,那她手上牵的那个小男孩儿,又是谁的?他明明听见那个小朋友叫她“妈妈”,只是不知道,是“亲妈”还是“干妈”。

    这中间或许涉及到田蜜的个人*,顾奕之虽然难免被激起了那么一点点的好奇心,但还是不好继续往深处想。田蜜之前追求他的样子坦坦荡荡,丝毫没有单亲妈妈一般情况下应该有的那种羞赧,加上今天她的身材,那个孩子是不是她的,还真不好说。

    *************************我是时间转换的分割线*******************************

    顾奕之刚刚停好车,走进医院,就看到到处是一片慌张。这其中甚至还有不少的小孩子。大概是关系到小朋友,他难免多留了个心,正好燕襄过来,他拉住人家问道,“这是怎么了?”

    燕襄耸了耸肩,“好像是食物中毒,不少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的孩子都中招了,具体是什么还要再看。”他看了一眼走廊上哭成泪人的一个母亲,“现在的孩子,都是家长手心里面的宝,真要出点儿什么事情,几个家庭就毁了。”

    “查清楚是什么原因了吗?”顾奕之觉得眼前这些事情让人难免有些伤怀,便不想再看,转身跟燕襄一起往里面走去。

    “好像是哪样原材料有问题,上吐下泻,有几个孩子都脱水了。”燕襄用下巴点了点不远处的几个孩子,“你看他们,都不是贫困家庭出生的孩子,念的学校应该还算是比较好的了,没想到好学校也出这样的问题。”

    他们两个走到半路上,一个中年女人急匆匆地过来,对他们两个说道,“你们在这里正好,手上带的研究生要是没什么大事的话,派几个过来帮忙吧,儿科那边忙不过来了。”无论是哪个医院,儿科大夫都少,相较于其他科室,他们赚的钱少,压力更大,学医本来就是个投入比较大的事情,投入那么大,将来还得不到相应的补偿,时间一久,也就没有那么多学生愿意选儿科了,儿科大夫自然也就少了。

    顾奕之点了点头,给自己手上带的研究生打了电话过去,进了办公室换好衣服,就要往那边去。燕襄一把拉住他,“诶,你不是早上刚下手术吗?那边叫学生们去就行了,你去干什么?”

    顾奕之把手从他手中挣脱开,“我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燕襄站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孩子很多,年龄又都还比较小,一个孩子身边还有大一群家长,乍然之间来了这么多人,饶是医院是三甲大医院,一时之间各种资源也比较紧张。顾奕之不是儿科的,能帮得上的忙有限,只能在旁边搭把手,看看有没有什么基础工作需要做。他是单位里着重培养的年轻骨干,又是类似于天之骄子一样的角色,他都能放下身段来做那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东西,其他的学生们更不敢怠慢了。

    在把一个小朋友和他的父母送到病房里之后,顾奕之站直了身子,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刚刚抬眼,就看到对在对面角落里,正低着头抹眼泪的田蜜。

    他想到田蜜家那个长相漂亮的小男孩儿,见她在这里,心里猜到了几分,走过去问道,“你家豆包也生病了吗?”

    田蜜猛地抬起头,看到是顾奕之,急急忙忙地要把脸上的泪水擦掉。顾奕之发现,这姑娘不管再过多少年,身上那股虎里吧唧的劲儿都抹不掉。她的私房菜馆开得风生水起,饶是他一向不好口舌之欲,也在不少杂志和社交媒体上看到关于她餐馆的推荐。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称得上是事业有成,偏偏做起事情来,总带着那么几分初入江湖的单纯和不谙世事,莽撞又胆小,让人心疼之余也忍俊不禁。

    “嗯。刚刚被推进去了,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田蜜还在睡午觉,突然听见一个学生家长给她打电话,说幼儿园大半孩子都食物中毒了,已经被送到这里来了。幼儿园那边忙着处理事情,一时半会儿还没能顾得上通知他们家长。

    田蜜听到这个消息,赶紧从床上起来了。头发都来不及梳,就开着车子往外面赶,走到一半才想起来她还不知道豆包究竟被送到了哪个医院,又给那个给她打电话的家长打过去,问明白了才赶来。她到的时候豆包已经被推进去了,她连小孩子的面都没看到,只是听老师说没多大事情,知道这个时候学校一般都要推卸责任,心里更加没底。

    魏玉琳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田蜜怕她着急,不敢告诉她,生怕她再出点儿什么事情。她一个人在这里,不像其他家庭那样一过来都是几个大人,虽然着急但彼此能够相互扶持,也算是有个依靠。田蜜现在只能依靠自己。

    惶然、无措、害怕,几种情绪纠结在一起,田蜜除了哭,找不到其他排遣情绪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