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无限辉煌图卷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天书巧相逢,铁树首尝鲜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天书巧相逢,铁树首尝鲜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关押在这里的三尊天仙,其实本来就不是同路人,甚至彼此也有过不少矛盾冲突,只不过当初在天外星辰上发现的这些传承,实在太过诱人,才让他们能够商议合作一番。

    现在袁老道既然不肯出去,其他两个也根本不再多劝,对袁老道的那番说辞,更是嗤之以鼻。

    二者当下就施展神通,勾动混沌之气,形成玄奥符文,与长思魔尊缔结了混沌誓言。

    这混沌誓言是一种奇妙法术,在太清赤明世界,流传颇为广泛,但凡修炼到天仙境界,就不难学到。

    而长思魔尊,自然是从道法天书中流传的魔道功法中,获得这种法术。

    修为越高,立誓牵动的混沌之气也越深,所以不论什么修为,如果缔结了这种誓言,对自身都有一定的约束力。

    一旦违反誓言,就会遭受混沌之气的狂烈反噬,纠缠日久,绵绵无绝期,纵然是天仙之身,不死也要重伤。

    誓言缔结完成之后,长思魔尊照射进来的那一道光束,就产生微妙变化,光束似乎变成中空的状态。

    神将和黑狐走入其中,只觉得光束内壁上流动着无数光影,大大小小,无可计数的景物,在其中诞生演变,一切都顺其自然,虽然无灵无慧,却彷若天道运行,自成一界,内外隔绝。

    “原来是这种手段,是了,这道牢笼困住我们的时候,识别的标准,就是感应灵性、囚困灵性,但是他这道法术,一经施展出来,就不需要再有灵性意念参与,完全可以自然演变,浑浑无瑕,骗过这道牢笼,让我们偷渡出来。”

    神将与黑狐对视一眼,心中都颇为振奋。

    “难怪他要称这道法术为绝灵幻术,确实是有那个意思。”

    实际上,如果是他们在内部推演出这种法术的话,那想要依靠这套法术逃脱出去,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长思魔尊从外部而来,封印的防护就相对薄弱了一些,才能够完成这个计划。

    他们在这个幻象世界构建出来的通道内部,不知道走出多远,隐隐察觉前方通道更加纤细,大致能察觉到,这通道的尽头,是连接着一柄长剑的尖端,而那柄长剑,被握在魔尊分身手中。

    既然已经快要走到长剑尖端了,显然是已经走出封印了。

    就在这时,道法天书微微一震,墨玉般的书简完全展开,一股宏大的感应之力,如同无色的波纹,在这太阳内部横扫开来。

    魔尊分身脸色顿时一变。

    道法天书,如果从法宝的角度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七星级法宝罢了,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它真正的价值,在于天书中拓印记载下来的那些功法知识,但是那些功法,如果不经人修炼的话,也就只是纯粹的知识罢了。

    然而现在,这一卷道法天书,却爆发出了完全不是七星级法宝所能够拥有的宏伟感应之力。

    这并非是法宝本身的力量,而是源自于天书中的那个牢笼,是那个当初在天界某些星辰上传播后天混沌阵法之道的大高手,埋藏下来的一个手段。

    这种灵性感应之力,大约是那个牢笼察觉到内部关押的三尊天仙少了两个,想要寻回被它囚困的另外两尊天仙。

    可是它毕竟只是一道牢笼神通罢了,并非一个活生生的修行者,这一道感应之力散发出来之后,引发了一连串意想不到的情况。

    首先,是香火天书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吸引。

    似乎道法天书中爆发的这股感应力,能够令空间扭曲,天旋地转,把其余天书召唤而去。

    魔尊分身手中香火神剑一颤,险些把持不住,还好,这香火天书已经被他炼化了数百年光阴,以魔道不灭神念,本命神念交感祭炼之下,早就跟原本的香火天书,有了云泥之别。

    召唤香火天书,关我香火神剑什么事情?

    但魔尊分身也不敢再在这里停留,立刻收拢幻术神通,把幻术通道化作一个小点,那两尊天仙就被藏在这个小点之中,镶嵌在长剑尖端。

    魔尊分身一剑上扬,整个人骤然从太阳内部遁走。

    香火神剑加上五色龙王所化的神光龙痕剑气,排斥五行,极端光滑,遁速奇快无比。

    顷刻之间,这一道剑光就已经从太阳内部飞射出来,脱离太阳表面,穿透太阳大气。

    就在这道剑影彻底脱离太阳大气的一刹那,太阳大气中密布的神通阵盘,轰轰旋转起来。

    魔尊分身目光一扫,就看到在太阳球面的另一侧,一道身影顺着太阳表面的弧度,倏然飞来。

    原来正是一手提大历钟,一手持山海天书的天师法相。

    叶广庭右手的山海天书,此刻也正跃跃欲飞,同样是被道法天书的感应力召唤过来,让他察觉到了这里的异变。

    他法相飞来,飘升到太阳大气之中,无数神通阵盘,同步旋转,将浩瀚难测的元气法力,化为大大小小的青色漩涡。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在人间直视太阳,可能会疑惑的发现,太阳表面好像出现了一些青色的小斑点。

    这些青色漩涡,从太阳大气中向外拉伸,化作一条条青色气柱,如同柔软的长鞭蜿蜒而去,扫过太空,来捕捉魔尊分身。

    从天文尺度上来看,那些青色气柱,柔软而细长,但是从近处来看,那些青色气柱狂舞之时,每扫过一处,空间都为之扭曲。

    长思魔尊区区一个分身在此,就算有五色龙王和香火神剑这样的法宝相助,也别想在天师法相面前逃走。

    不过他救出那两尊天仙,本来就是要有用处的。

    此刻,剑尖那个小小光点之中,便忽然飞出一个神将,周边法力狂流,冲刷入体,身影越来越庞大,屹立在太空中。

    从道法天书封印之中脱困的两位天仙,一个唤作铁树神君,一个唤作黑玉狐王。

    黑玉狐王乃是修炼到神念不灭的成就,踏入天仙境界。

    而铁树神君,则是真元不灭。

    铁树神君,来历奇特,乃是太清赤明世界,东海一座小岛上的铁树,怀胎十年,生下的一个孩童。

    也不知道是哪家神仙爱好独特,还是这铁树自身纯属机缘巧合,孕育了这样一个灵胎。

    他一出生之后,在铁树周围爬行,无师自通,就懂得吸收草木精气,饿了就吸,能够在盛夏时节令小岛上方圆数里,百草泛黄,被修行中人发觉,将他捡回山门之中,抚养长大,传授他修行之法。

    他所修炼的,是最最正宗的玄门功法,《太乙长生会道篇》。

    以此种功法,修炼到真元不灭的境界之后,掌握一种生机浓郁无比的先天元气,充斥法相内外,坚固长生,难以破损。

    所以他虽然是真元不灭的路数,却无惧于跟寻常肉身不灭的天仙对拼拳脚,生机之盛,来势之勐,不可言喻。

    铁树神君显化出来的法相,在太空中奔跑跳跃,把那些狂舞的青色气柱当做踏板,所过之处,那些青色的气柱,纷纷被踩碎打断。

    几次纵跳之间,他已经去到天师法相不远处,扑杀过去。

    叶广庭冷冷抬眼,伸手一敲,大历钟鸣响,钟声悠扬。

    铁树神君只觉得迎面一股无形巨力吹来,犹如天界神风,整个人都被吹的倒冲出去,在太空中后退滑行。

    “什么?!”

    铁树神君心头一惊。

    虽然见过长思魔尊之后,他已经知道此界天仙不可小觑,却没有料到,正面比拼修为,自己居然会明显的逊色一筹。

    “明明只是一些穷乡僻壤的小辈……后天混沌阵法之道,真如此玄奥……”

    他念头急转,一股无明忿怒火,在心中翻涌起来。

    “这些东西,本来可都是我们的呀!”

    铁树神君再度飞出,运转神通,体表甲片铿锵,卸去神风,与苍日天师缠战。

    天师一时间不得脱身。

    魔尊分身也担心自己香火神剑和五色龙王失落在外,见有了机会,便立刻以这道分身带着两件重宝,跨越时光分支,回到方外凡界那边。

    方外凡界,雾海群岛。

    长思魔尊站在桑皇洞天最高峰,只见前方光阴如波,他的分身从中飞出,融入体内。

    香火神剑,则落在他掌中。

    “嗯?”

    剑一入手,长思魔尊便露出一点惊讶之色,凝视剑尖。

    “黑狐道友,也懂得跨越时光分支之法?”

    “该惊讶的是我才对吧。”

    剑尖飞出黑狐身影,眼角微微一扫周边场景,语调柔缓,“我是在当初被封印打落下来的时候,隐约窥见从上界坠落时,无穷乱流分支的场景,这才略微悟出这种手段。”

    “你不过是在下界千年修行,不止踏入天仙,居然也悟出跨越时光分支的手段,才真叫人惊奇。”

    长思魔尊摇了摇头:“我虽然是此界第一个悟出时光分支的,但却不是唯一的一个。”

    绝罗老祖望见这尊陌生天仙,不禁皱眉,道:“道法天书中只有一尊天仙吗?”

    “当然不止一个。”

    长思魔尊一振剑,眼中忽然流露出笑意,“但黑狐道友最令我惊喜,既然如此,就请黑狐道友与绝罗联手,顾全这边的局势,我真身往人间去一趟。”

    太阴道国随时可以隐匿于混沌之中,太阴仙人和关洛阳,一个防御难缠,一个太过灵巧。

    就算魔道这边现有三尊天仙,也未必奈何得了他们,真逼到极点,他们两个再往人间一退,这一战就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相比之下,让黑狐和绝罗盯住关洛阳他们。

    长思真身前往人间,完全可以在跟擎天交手的同时,顺手把人间那些洞天的主掌者清扫一遍。

    到时候,人间洞天空缺,未来魔道这边夺取人间天道功德的时候就更加顺遂。

    这一招就叫做釜底抽薪!

    虽然看起来只是略微调换了一下对敌的顺序,但其中奥妙无穷,更可以作为一个伏笔,为日后留下诸多发挥的空间。

    这种微操,正是长思魔尊钟爱的布局手法。

    当年他只在东海略微布置,到了几百年后,就可以被魔道众人利用起来,引出一连串计划,险些鸠占鹊巢,魔踞东海,差点坑死正道无数英才,扼杀好几位成就天仙的希望。

    可见微操布局,于无声之中打磨獠牙的狠辣之处。

    当时还有关洛阳这个局外人,现在关洛阳却也已经身在局中。

    ‘被关洛阳搅局,只能怪运气不好,而如今黑狐懂得跨越时光分支,意外之喜,得道多助,岂不正是运数回转的征兆?’

    “此番优势在我啊!”

    长思魔尊心中畅快,故意运转法力,发出神剑鸣啸,就要引起太阴道国注意,当着关洛阳他们的面踏入时光分支。

    让关洛阳他们深深体会一下,明明大好局面逐渐被毁,自己却被人阻拦,无可奈何的感受。

    他一步跨越时光,前往人间。

    远处太空中,灰浪涌动,一轮明月随浪而出。

    关洛阳在太阴道国之中,看着雾海群岛那边,啧啧有声:“他还真又搞出点幺蛾子来了,我得去人间看看,这边的事,就交给两位道友了。”

    太阴仙人撑起伞来:“放心,我们不求进攻,只是固守阻拦,那绰绰有余了。”

    关洛阳手掌一挥,虚空中也飘出时光痕迹,波光粼粼,如同长河。

    黑狐察觉这点波动,手指轻轻一捏,虚空中生出黄金,黄金莲花上,聚集太阳火,火中探出一截枪尖。

    莲花绽放,真火爆发,枪尖刺入虚空。

    明月中,太阴仙人撑伞而出。

    无论那一枪从虚空中何处穿行,总被这一伞吸引过来,刺在伞面之上,发出叮的一声清响。

    “居然是这手神通?”

    关洛阳与黑狐对视了一眼,想起当初聚窟洲那只假扮老虎的老狐狸,面上略微一笑,“不过你今天的对手不是我。”

    绝罗从雾岛中飞出,凌空一拳,压向那轮明月。

    他的拳头,犹如在虚空中打造出一座又一座秘藏,拳力爆发时,秘藏随之节节洞开。

    虚空深层的种种力量,不分种类,全部被他的肉身气血之力抓获,裹挟起来,混杂在这一拳之中,形成纯粹破坏意味的一道血色拳印。

    然而明月之中,挑出一杆长枪。

    这一枪探出时,万千枝桠,层层叠叠的向外生长,无数分枝,又骤然合拢,只剩一杆黑柄红缨金刃的铁枪,刺在拳印之上。

    绝罗微愕,随即释然:“那个所谓的地仙榜,除了老夫,终究也有一个正儿八经的本土子民,突破天仙了!”

    王剑仆持枪走出,身无甲片,只有一身灰色布衣,手腕处缠绕布条,丝带束发,简朴至极。

    早在当初开元战匣恢复全盛之时,王剑仆就已经感觉自己离天仙不远。

    可惜关洛阳当初镇压朱灿,心界神通之中,无法再容纳一个像他这样临近天仙门槛的高手。

    后来等朱灿伏诛,关洛阳真身到了方外凡界,就立刻把他接过来,把心界范围内的时光流速开到最大。

    经历了这段时间的苦修,王剑仆战意打磨,终于突破虚实界限,从一而终,贯彻始末,以一道破万法。

    战意不息,神念不灭!

    关洛阳已经从容回转人间。

    不过在他来到人间的时候,袖子里经纬天书陡然飞出,惊得他连忙伸手抓住,望向太阳。

    人间的太阳,又爆发出一股巨大的无色波纹。

    道法天书内部的那道囚笼神通,做出最后的努力,散发感应。

    太阳周边的山海天书,甚至直接脱手飞去,落入那股感应的源头,但铁树神君好歹也是天仙修为,已经脱困,又岂会再被如此轻易召回,匆匆几个跳跃,在太空之中,避开感应。

    他只顾躲避感应,没有察觉到一幅玄妙的景象。

    太阳周边的叶广庭,人间的关洛阳、擎天真人,甚至连长思魔尊都顾不上惊讶关洛阳为何能够过来,同样看向了那里。

    看向铁树神君身后。

    只见在他背后的太空中,一条条波光,平平铺开,仿佛河流的支脉,荡漾着光阴。

    而在这所有支脉的上空,支脉汇聚统一的那个位置,悬挂着一卷书简。

    书简表面,隐隐烙着几个影子。

    长思魔尊一眼就看出那是卫原等人,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关洛阳脸色也变了,急呼道:“等等,你不会是要掉下来吧?别啊,那不是给他准备的!!”

    关洛阳的呼唤,为时已晚。

    高悬时光上方的那一卷书简,被道法天书内部囚笼神通的感应扯动,略微倾斜。

    那书简本来处在一种奇妙平衡中,高悬不落,一旦倾斜,顿时受到下方时光牵引,轰然砸落,越来越快。

    寄托在劫运天书中的玉鼎神通,也随之爆发,化作滚滚光焰,包裹在书简表面。

    铁树神君这才察觉不对,刚一回头,只见一团白光刺眼,从他脑门上压了下来。

    “这是什么?不可能,我不会这么倒霉……”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