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犯错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喝醉酒的周小川觉得身上燥热难耐,迷糊中他摸到身边有一个人,长头发应该是个女人。已经没那么醉的他睁开眼仔细一看竟然是孙东瑜。因为室内开着空调,孙东瑜穿了一件棉质长袍睡衣,睡衣领口半开。孙东瑜安静的躺在床上,跟周小川白天看到的那个把自己武装地严严实实的人不一样。周小川忍不住去摸孙东瑜的脸,他真想一辈子就这样下去啊,只有睡着时候的孙东瑜才不会拒绝他。周小川想起和孙东瑜认识以来所发生的一切,他苦念孙东瑜,孙东瑜无情拒绝他。突然,他心里生出邪恶的念头,“我的不到她的心,也要得到她的人”。

    周小川的手慢慢滑到孙东瑜的睡衣领口,他一点一点地拉开领子,孙东瑜里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倒带睡衣,他又伸手解开睡袍的带子。突然孙东瑜醒了过来,她按住周小川的手,问道:“你在做什么?”周小川看到孙东瑜怒中带惊的表情,脑海中想起昨天在酒店看到的她跟那老头在一起时笑靥如花的样子,心中怒火燃烧,一翻身将孙东瑜压在身下。

    “周小川,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孙东瑜用手挡在她跟周小川之间,怒视着他。

    “我知道,孙东瑜,我爱你十五年了。”

    孙东瑜使尽全力猛然推开周小川,扣上被周小川解开的睡袍,说:“你给我出去,否则的话咱们连朋友都做不了。”周小川已经完全疯掉了,被孙东瑜这话一刺激,脑海中尽是那句话“要么离婚,要么一辈子戴绿帽”,他心想:“不,我不要离婚,我要她。”于是他更加用力的再一次扑过去,将孙东瑜死死压住。

    孙东瑜用手抵制他的进攻,周小川伸手一抓,扯过皮带将孙东瑜的双手绑在床头。孙东瑜要喊,他就用嘴堵住孙东瑜的叫声。他很快就扯掉了孙东瑜身上的睡衣,他疯了,他吻孙东瑜,孙东瑜就咬他,他的嘴角流出了血,但手仍然没有停下来。周小川撕扯掉了孙东瑜身上最后一件衣物,两腿分别押着孙东瑜的双脚,他褪掉了自己的衣裤,动作粗鲁直接,在疼痛中孙东瑜狠狠咬烂了周小川的唇。

    周小川完全清醒了,他看到被单上的血迹,又看着孙东瑜面无表情的脸,忽然狠狠抽了自己三个耳光。他拉过被子将孙东瑜盖好,说道:“对不起,我该死。”孙东瑜裹在被子里,冷冷说道:“现在咱们两清了,今日之事,我不想追究。从今以后,我们恩断义绝,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时隔数年,每当周小川回忆起那晚他对孙东瑜所做的事情,悔恨侵蚀着他,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快掏空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知道孙东瑜从来没有爱过别人,他也不会坚持四年不去找孙东瑜。孙东瑜在哪工作,在哪居住,他全都知道,但是他想,她不愿意见他,那他就不去打扰她吧。

    周小川忽然想起了些什么,他爬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从中取出一张纸。这是那晚之后孙东瑜寄给他的已经签好她名字的离婚协议书,当日,周小川并不想就那样跟孙东瑜一刀两断,所以他没签。

    周小川又想起了刚才孙东瑜对他签不签字的态度,他想她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周小川心中一万个于心不忍孙东瑜自己折磨自己,他拿出笔打算成全孙东瑜的心愿。突然间,陆轻繁吻孙东瑜的情景无情地闯进了他的脑中,刹那间,报复、愤怒、不甘汹涌而来,周小川又放下了笔。

    十年前,陆轻繁确实去过孙东瑜的家,而且还是在孙东瑜母亲死后的头七那天去的。那天给他开门的是周小川,孙东瑜在屋内正在面对上门逼债的马子。陆轻繁说:“我是代替施老师来看杜如梅女士的。”周小川一听是施灿荣的人,心中不悦,怀有敌意的看着陆轻繁,关上门走到屋内问孙东瑜,说:“门口来了个自称是施灿荣律师的人来看你妈,要不要他进来?”孙东瑜说:“让他进来,我还有话让他带给那个律师!”

    周小川再次开门让陆轻繁进去,他看到屋内还有一个男的,看样子就知道来者不善,说道:“我是律师,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还没等那人回答,孙东瑜道:“不关你的事,我让你进来是让你给施灿荣带句话,这案子他这辈子也查不出来,让他死心吧。”说完,对周小川说道:“小川,麻烦你将他赶走。”

    孙东瑜至始至终没有抬头正眼看过陆轻繁。陆轻繁生平第一次被人扫地出门,这件事让高傲自负的陆轻繁记忆深刻,以至于若干年后他总对那个女孩有种刻骨铭心的感觉。

    十年后,当陆轻繁因为侄女陆米可的事而开始着手调查孙东瑜,他惊讶的发现原来她们竟然是同一个人。可是在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爱上孙东瑜的时候,孙东瑜告诉他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而她早已经结婚了。陆轻繁怀疑孙东瑜到底是不是因为报复施灿荣而特别针对自己,所以他调查了孙东瑜跟周小川,发现孙东瑜那晚说的都是真的。

    陆轻繁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想还是告诉郑志敏吧。陆轻繁心中有个隐秘的想法,他很想看看当郑志敏知道孙东瑜已婚时的反映是不是跟他一样的。陆轻繁对还蒙在鼓子里的郑志敏说:“孙东瑜不值得你爱,放手吧。”郑志敏讶然的望着一脸严肃的陆轻繁,说:“前几天是要死要活地想拆散我们,今天这又是什么招?”陆轻繁看着郑志敏,想起那晚孙东瑜最后说的那句话,忍了忍,说道:“随便你,到时后悔别怪我没提醒你。”

    可是陆轻繁还是没有直接告诉郑志敏孙东瑜已婚的事情,陆轻繁忽然间心软了,他觉得郑志敏对孙东瑜可能比自己对她要好。十年前,那个将他扫地出门女孩已经长大了,陆轻繁不会忘记那天的耻辱。他说让孙东瑜走。

    世事变幻莫测,曾经孙东瑜赶他,如今他赶孙东瑜。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