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合租四分之一 > 第19 章 他们的回忆

第19 章 他们的回忆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周永仁是周小川的伯父,名字中虽有个“仁”字,但实际人品差远了。孙东瑜拿着合同指着上面的价格,说:“我家门面远不止这个价,我怀疑周叔叔你是在趁我爸急用钱之际故意压榨。”周永仁早就知道张木喜家里的女孩是个做生意的料,但他是个生意人,吃进去了怎么可能吐出来。他早就想要张家的那个门面,当时要不是张木喜急于还赌债,他也不可能用那么低的价格买下来。

    周永仁说:“我知道现在赌场找你逼债,看在你们姐弟可怜的份上,我可以再加五万。”孙东瑜说:“我家门面至少值三十万,就算你加了五万也不到二十万,周叔叔,你再明白不过了,我家门面地理位置好,生意又好,以后远远不止三十万。”周永仁说:“最多五万,多一分我都不给,你再说我可以一分都不加。”

    周小川很不耻伯父的行为,可是他又帮不上一点忙。他回家求父母,希望父母能借几万块帮孙东瑜把钱还了,可是父母觉得借给孙东瑜的钱很可能收不回来,于是委婉地拒绝了儿子的请求。

    三天后孙东瑜又找到周永仁,说:“十万,我只要十万。”周永仁看着孙东瑜,说:“丫头,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狮子大开口啊。”突然他话锋一转,说:“不过,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十万块也不是不行。”孙东瑜问:“什么条件?”周永仁说:“做我的儿媳妇。”

    时至今日,周小川都无法明白孙东瑜当年答应跟伯父周永仁做交易的心情。无数次,周小川会在心中暗自假设,如果08年没有发生大地震,孙东瑜会不会真的嫁给他那个有些智障的堂哥周小山。周小川到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那日孙东瑜没有严词拒绝周永仁的提议。孙东瑜说:“周伯伯到会做买卖,不过我也有个条件。”那天一向自私的周永仁竟然有耐心听完孙东瑜提的条件,孙东瑜说:“让我上完大学,在我上大学四年,你需要帮我照顾我弟弟,直到他完成义务教育。”周永仁拒绝了,孙东瑜又说:“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我会把我弟弟放在你家,有他在,你总放心了吧,至于我上大学这几年,小川跟我是同一所大学,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要是还不放心,我会立一份字据给你。”

    周小川心想一切的开始就是那张字据了。后来的四年,他们一起上大学,可以说是相依为命。周小川长相斯文干净,在校园里很受女同学欢迎。可是,那么多人中,他喜欢的始终只有孙东瑜一个人。他怕孙东瑜没钱吃饭,就悄悄往她校园卡里充值,担心孙东瑜没有漂亮衣服穿,就给孙东瑜买衣服。孙东瑜接受了周小川的帮助,事后一定会把钱给他。

    如果当年杜如梅没有死的话,孙东瑜一定会过得比现在幸福吧。那场地震虽然让周小川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却同时也让孙东瑜解脱了。周小川庆幸孙东瑜一直陪在他身边,可是当他听到孙东瑜坚持要离婚时,他就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他突然意识到孙东瑜不爱他。

    2007年,孙东瑜大学毕业考取了公务员。这时候,周永仁打来电话催促孙东瑜和周小川快点回去。孙东瑜四年没有回过重庆了,她知道周永仁要她回去的原因,但她更担心弟弟张功成,所以她选择了回去。当周永仁拿出孙东瑜四年前立的字据,孙东瑜却指着字据说:“我说过四年后等我大学毕业工作稳定了,在适当的时候和周小山结婚,现在还不是适当的时候。”周永仁方知他被孙东瑜忽悠了四年,于是拿孙东瑜的弟弟张功成做要挟,让孙东瑜重新立下字据,时间明确写在2008年的五一,这还是孙东瑜和周永仁讨价还价才确定的日子。

    周小川对伯父周永仁说:“伯父,我会帮小山哥看着孙东瑜的,她马上要去公务员面试,是不是很给咱家长脸啊。”他知道伯父这人爱面子,傻儿子能娶像孙东瑜这样长得漂亮、工作又体面的人,那是多么自豪的一件事哇。周永仁再一次上了孙东瑜和周小川的当。

    到了08年,孙东瑜决定将弟弟接到自己的身边来,于是又回去了。周小川深知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逃不了了,为了能帮孙东瑜解脱烦恼,周小川提出跟她结婚的想法,孙东瑜同意了。

    当周永仁和周小川父母看到两人的结婚证,除了发脾气还能怎样。周永仁却说就算孙东瑜成了周小川的老婆,他也不能这样放过孙东瑜。周小川知道伯父的性格,于是天天陪在孙东瑜身边,但他还是疏忽了,孙东瑜还是遭到了周永仁的报复。孙东瑜被人丢进了一个枯井里,幸好被周小山发现,及时通知了周小川。周小川绝对没想到伯父周永仁竟然会这么恨孙东瑜。

    孙东瑜和周永仁彻底翻脸,发誓永不回重庆。周小川也无牵无挂,他和孙东瑜一样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充满往事的故乡。那些往事,便成了周小川与孙东瑜之间唯一共有的东西。周小川想陆轻繁是孙东瑜的仇人,他和孙东瑜之间没有共有,可是每当周小川这么想的时候,内心深处总感觉那么的苍白,也许是他太不自信了,也许是孙东瑜一直在竭力忘掉那些往事让周小川觉得害怕。周小川担心他唯一和孙东瑜共有的回忆就这样烟消云散,他不要这样。

    孙东瑜不会想到陆轻繁会亲自上门来找米可,让米可留下她。陆米可也正想好好问一问当年父母的意外死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说:“好吧,那你的告诉我,我爸妈到底是怎样遭遇不幸的?”陆轻繁面无表情的说:“意外车祸。”陆米可叫起来:“你胡说,为什么你也坐在车上,你活着他们都死了”陆轻繁说:“天意。”陆米可再也受不了陆轻繁这幅冷漠无情,抓起抱枕向陆轻繁丢去,“我不信,你走,我不要孙东瑜住在这里,你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