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合租四分之一 > 第25章 阿成眼中的姐姐

第25章 阿成眼中的姐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成为了张功成的代理律师,让陆轻繁对孙东瑜姐弟多了一层了解。陆轻繁发现张功成是一个非常敏感脆弱的少年,在张功成嘴里姐姐孙东瑜变成了一个极其冷血自私的女人。张功成向陆轻繁讲述了零三年以后他们姐弟俩的故事,可是却漏掉了孙东瑜和周小川结婚这件事。

    “零八年你姐姐和周小川结婚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跟周小川结婚吗?是不是她另有企图?”陆轻繁很想知道孙东瑜和周小川过去的事情,但又不能直接问张功成,所以绕了个弯。

    “当时我在重庆老家,在周永仁家里,周小川是姐姐同学,一直喜欢她,姐姐跟他结婚应该是因为周永仁。”

    “周永仁是什么人?”

    “是周小山的爸爸,周小川的伯父。”

    陆轻繁提到周永仁的时候,张功成的眼神明显流露出一丝杀气,这眼神与孙东瑜那天正式向他挑战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孙东瑜跟周永仁是什么关系?”

    “周小山是孙东瑜的未婚夫,周永仁是周小山的爸爸。”

    “你父亲生前和周永仁关系怎么样?”

    “不知道。”

    “会不会是你父亲生前跟周永仁订下的婚约?”

    “不可能,若是那样,她不可能把我留在周家做了五年人质。”

    “你父亲对孙东瑜如何?”

    “还不错,偶尔会打骂,他对我也这样。”

    “那你是怎么知道孙东瑜想杀你父亲的?”

    “爸爸出事的头一天,我在家里听到她和我爸爸争吵,当时她指着我爸爸说‘我想让你去死’第二天爸爸就出事了,你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说到这里,张功成抬头看着陆轻繁,那眼神十分的笃定,似乎就在告诉陆轻繁,张木喜是孙东瑜害的。

    “那当年警察问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我吓坏了。”

    张功成低下了头,陆轻繁已经看出这小子有事瞒着他。孙东瑜是个狡猾的人,张功成也差不了多少,只是比姐姐孙东瑜嫩多了。

    陆轻繁想起孙东瑜曾经告诉过他,她有个前夫,他想应该就是张功成口中说的那个周小山了,孙东瑜没有骗他。但陆轻繁没想到真相的背后还藏着一个更加残忍的真相,由张功成嘴里可知那个周永仁并非什么好人。

    接下来,陆轻繁很快收到了老师的电话,施灿荣说他到s市来了,是为了孙东瑜的案子来的。陆轻繁忽然有种不祥预感,问道:“老师,您是不是孙东瑜的辩护律师?”答案是肯定的。

    陆轻繁相当生气,他给孙东瑜打电话说有事需要谈谈,孙东瑜说他们没什么好谈的,“你身为原告代理律师,怎么可以私自和我这个被告人接触!”陆轻繁忍下了火气,冷声说道:“我是以私人身份跟你见面,孙东瑜,你不会没这个胆子了吧?”激将法,孙东瑜才不会上当,说道:“不好意思,本小姐今天不舒服,不见。”说完挂掉了电话。

    孙东瑜猜到陆轻繁要跟她谈什么,只是她真没想到陆轻繁会这么着急见她。在家看书休息的孙东瑜听到门铃声,拿起门边电话,“喂,您好……”“孙东瑜,给我开门。”是陆轻繁的声音,看来还是不能接受孙东瑜所做的,径直找到了米可家里。

    “不好意思,我今天不见客。”

    “孙东瑜,要再说一遍吗,今天一定要说明白。”

    “随便。”

    孙东瑜撂下电话,管他呢,陆轻繁是急是气也好,孙东瑜一概不管。不过能看到一向冷静理智的陆轻繁生气了,孙东瑜心里还真有点小开心。过了一刻钟,门外响起巨大的敲门声,孙东瑜知道陆轻繁一定是跟着其他人一起进来的。为了不影响其他住户,孙东瑜只好给陆轻繁开了门。

    “说吧,一定要见我,所谓何事?”

    孙东瑜连门都懒得关,靠在门框上,将陆轻繁拦在门口。陆轻繁推开孙东瑜,走进屋内,并顺带将门带上了。

    “看来你停职的日子过得很清闲,难怪有心思想这些花招。”

    “才知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跟你说过,不要逼我,陆轻繁,是你自找的。”

    陆轻繁转身面对着孙东瑜。

    “你想让我和我导师自相残杀吗?”

    孙东瑜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她原本就是这么打算了,但到重庆后她放弃了。她没想到陆轻繁这么尊敬施灿荣,不过这是一回事,跟她要对付陆轻繁毫无关联。自相残杀,非死即伤,陆轻繁越尊敬施灿荣,对她越有利。想到这里,孙东瑜便将计就计,也懒得替自己澄清了。

    “我希望倒下去的那个是你。”

    “你就这么恨我?”

    “不恨。”

    “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你逼的。”

    “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

    “知道,如果你赢了,我会坐牢,如果我赢了,你的牌子会砸,而你威胁我弟弟的事情也即将曝光,甚至于你心里的秘密,所以我得请一个比你厉害的人来帮我,而这个人只能是你的老师。”

    孙东瑜坐到沙发上,好笑的看着陆轻繁,说道:“陆大律师,今天你怎么了,平日里的冷静跑哪儿去了,你不是常胜将军吗,就这么输不起?如果你不想看着你的老师的清誉毁在这件事上,现在放弃还来得及。”以陆轻繁完美主义的个性使绝对不会放弃的,孙东瑜故意这样去刺激陆轻繁。

    “陆律师,实不相瞒,十年前你的老师曾作为我继父的律师上诉过这个案子,但后来我母亲自杀后,你的老师交上去的报告上写的可是意外,如果现在我说这不是一件意外,而是你的老师有意庇护嫌疑人我,你觉得法官认不认可?”

    孙东瑜的话字字诛心,陆轻繁要么接招要么放弃,两者无论哪样都足以让他名声不保,事业有损。孙东瑜抬头一脸冷漠地看着陆轻繁,嘴角带着一丝丝冷笑。这神态像极了十年前那个孙东瑜,那个面对带刀上门逼债却从容不迫的孙东瑜!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