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零九章 新平府

第一百零九章 新平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不朽凡人最强升级武道宗师蛊真人九阳神王斗战狂潮武凌天下采石记神武至尊

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艘风快船向着岸边驶过去,在新平堡前兜了个圈子,一左一右停下,就近监视和观察。

    紧接着,广西号战列舰上响起符箓重炮的第一声轰鸣,炮弹呼啸着飞出,越过堡寨,砸在了新平堡身后。片刻之后,是第二枚炮弹飞出,这次打在了清平堡前,溅起一团泥沙土灰。

    新平堡中忽然响起一阵欢呼和嘲笑声,远远飘过海面,就连准备登陆的松田宪秀在甲板上都清晰可闻。

    这阵欢呼声还没有止歇,符箓火炮的怒吼声猛然就密集起来,这是各舰按照广西号战列舰给出的跨界射击标尺开始集火射击了。顿时,新平堡就被符箓火炮覆盖在了飞扬的尘土中。

    木村站在船舷边,指着陆地上的新平堡大声道:“松田君,你看,你看呀,我们的大炮!哎呀,真是威武!”

    松田宪秀不停点头,眼睛望着被符箓火炮蹂躏中的新平堡,一眨不眨,激动的回答:“我看着呢,看着呢,是的,我们的大炮,真是威武!”

    炮声隆隆中,十几艘风快船靠了上来,松田宪秀下令第三营登岸,士兵们背着在钦州港配发的双肩大背包,翻过船帮,顺着渔网攀爬而下。由于登陆训练不够充分,时不时会有足轻从渔网上失足落水,风快船上的水手们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几根长杆子来来回回伸过去捞人,登岸过程显得有些乱,比原定计划晚了一刻时。

    等到第三营全员上岸后,看着这帮如同落汤鸡一样的手下,松田宪秀很是羞愧,但此刻不是羞愧的时候,只能狠狠咒骂了几句,让大家排出攻击阵型,向新平堡突击。

    按照计划,松田宪秀的第三营是香河南岸先登营,北岸由第一营负责扫清,两个营沿香河两岸齐头并进,掩护舰队顺河而上攻打新平府。

    符箓火炮的三轮炮击早已结束,新平堡已经残破不堪,松田宪秀预计中的战斗并没有发生,一个突击之下就从东面被炮弹打开的几个大缺口冲了进去。

    一见这情况,松田连忙叮嘱自己的搭档木村:“不要启动军甲阵符了,节省一些是一些。”

    木村点头:“放心吧松田,军甲阵符要用在关键的时候,我明白的。”

    大队军兵涌入寨中后,踩在废墟中搜索,偶有受伤的黎国军兵呻吟和挣扎,也被路过的关东驻屯军毫不犹豫的就地处置。还有一些被符箓火炮打懵了的,则被一一押走。更多的黎国军兵则逃向寨外,跑得早的也就跑出去了,跑得晚的,就被寨外包抄的第三营抓个正着。

    关东驻屯军第三营分了两个总旗队进新平堡,剩下三个从寨子外绕了过去,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呈拱卫之势,既防敌人埋伏杀个回马枪,又拦截了城中依旧向外逃窜的乱兵,广西号战列舰上坐镇的舰队总指挥杜阳晨微微点了点头,向他身旁肃立的熊本一熊道:“这个营的千户是个会打仗的。”

    熊本一熊躬身道:“阁下的称赞,是对我关东驻屯军的最大褒奖。”

    松田宪秀打了个喷嚏,从怀中掏出昔子亲手绣的锦帕擦了擦鼻子,忽听前方禀告,说遇到个扎手的。他赶过去一看,就见一处倒了大半的木屋下,有个精瘦的敌将正在十多名第三营士兵的围攻下呼叫喝战。此人身材高大,头戴皮盔,关节部位套着皮甲,肤色比普通黎人要白皙不少。他身法灵动,手持一长一短两柄锋锐的利刃,在五六支长枪的围攻下兀自游刃有余,口中还不停喊着什么,显得很是激动。

    第三营的总旗武士西右门卫起了斗战的兴趣,将军士喝退,亲自上前迎斗,斗了片刻居然也拿之不下。松田宪秀看了一会儿,不禁冷笑,此人对敌的招数其实都在腿法上,双腿一前一后,交互错击,双手持刃则为门户,战法古怪,但却很有效果。

    西右门卫只是低阶武士,武士道修行还不深厚,虽然占了上风,却屡屡拿不下对手,就是因为对手这套诡异的打法。

    但松田可是高阶武士,这人在他面前可就不够看了,当即喝令西右门卫退下,抽出腰间的太刀,法力灌注其中,刀锋上顿时爆出一层刀芒,如蛇吐信。

    在对方的惊叫中,松田人刀合一,化作极速的光圈旋了上去。

    松田家的祖传绝技——疾风旋光斩!

    当年在小田原城的关东合战中,松田宪秀曾在阵前使出这招绝技,却被一个明军修士轻松挡住,但在这里……松田宪秀嘴角闪过一丝狞笑!

    疾风旋光斩卷了过去,瞬间便将对手连人带甲斩为两截,松田宪秀身形倒转回来,将太刀入鞘,冷笑的看着被一刀两断的对手,赢得满堂喝彩。

    刚刚赶到的随军译从俯身过去,听了对手临死前的遗言,摇了摇头,向松田宪秀禀告:“千户大人,怕是个疯子。”

    松田宪秀本不关心,随口问道:“怎么疯了?”

    译从道:“莫名其妙,说什么他死得好冤,又说什么能对火炮改进,还说什么铁甲舰,不知所谓。”

    众人大笑,松田宪秀鄙视道:“大明的道法,岂是这些未开化的蛮人能改进的?他是哪里人?”

    译从摇头:“口音怪异,与本地土话不同,只能勉强明白意思。”

    松田宪秀看了看尸首上的两柄利刃,将其收入囊中,驻屯军临战前教过军规,财物一律上缴,兵刃可以自己留下。

    新平堡被占领后,后营陆续整队上岸,接手河口的布防,第三营作为先头营,沿着香河南岸继续深入,他们还看到了香河对面的第一营,两个营隔河呼喊,士气高涨。

    行不多久,两艘护卫舰带着十艘巡海船、风快船溯河而上,与河两岸的驻屯军并驾齐驱。

    行至黄昏时分,道路变得宽阔起来,翻过一座丘陵,前方可见一道土墙环绕着的城池,这就是黎国中部的新平府了。站在丘陵上,可见城墙上插满了各种旗帜,正中的大旗上绣着“镇南大将阮”五个大字。

    松田宪秀嘴一咧,向木村道:“话虽不同,用的不一样是我天朝文字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